首頁 » 為愛「毀容」,為子女隱忍,「中國娃娃」邵音音的香江往事

為愛「毀容」,為子女隱忍,「中國娃娃」邵音音的香江往事
2022/04/01
2022/04/01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她是李小龍一眼看中的人,也是被「灣灣」排斥的「中國娃娃」,作為邵氏麾下脫得最久的艷星,邵音音這個名字或許你沒聽說過,但是這位在《大話天仙》中給孫儷伴演過侍女阿嬌的老戲骨,年輕時的她艷壓群芳。

邵音音本名倪小雁,1950年出生于香港。

1952年,父母帶著年幼的女兒,登上了舉家遷往「灣灣」的客船。

由于家道中落,中學畢業后,倪小雁讀了五年護士專科,從業方向當然是待遇優厚的隨船護士。

倪小雁護專畢業后,曾到金山輪船做商船護士,金山船業的老板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就是香港船王董浩云,隨船出游了23個國家,倪小雁也因此對各國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眼界大開。

1972年,22歲的倪小雁隨商船出行,途經香港時船泊在港口進行檢修,因為時間充裕,倪小雁想到父親的某位同學在嘉禾做翻譯,出于好奇心的驅使,她以探望長輩為由,到劇組了解拍戲是怎麼回事。

倪小雁被帶到劇組時,恰巧遇到李小龍正在拍《龍爭虎斗》,初見倪小雁的那一刻,李小龍就被她明艷無雙的容貌吸引,他覺得這張臉,是祖師爺賞飯吃的,若是不進娛樂圈,簡直是暴殄天物。

然而,當李小龍拉著倪小雁去試鏡,沒想到途中偶遇一個女制片人,看到李小龍和倪小雁手拉手的舉動,或許是醋意上頭吧,一臉鄙夷的嘲諷道:「從哪兒來的黃毛丫頭,這里是劇組,不是誰都能攀高枝當演員的」。

倪小雁受此刺激,反而激發了她一定要在娛樂圈揚名立萬的念頭。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倪小雁想到嘉禾的死對頭是邵氏,又聯想到邵氏的帶頭大哥是邵逸夫,于是給自己起藝名為邵音音。

1973年,這一年是很多龍迷傷心的年份,誰都沒想到截拳道的創始人,一代功夫巨星會死在丁佩的床上。

李小龍的去世,讓邵音音對嘉禾再也沒有任何向往,于是跑到霍英東的漢宮夜總會,拋頭露面做主持人,試圖引起其他電影公司的注意。

或許邵音音也不曾料到,真正引領她進入娛樂圈,拍戲的會是一個司機。

1975年,吳思遠籌拍《十三號兇宅》,原定女主演金艷玲卻中途撂挑子,給出的理由,讓制作組無話可說,人家要到國外結婚去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事兒真的沒法兒攔著。

當時選來選去,也沒找到能替代金艷玲的演員,恰巧有一個司機,想到漢宮夜總會的主持人,覺得她各方面條件都不遜色于金艷玲,于是向吳思遠推薦了邵音音。

初見邵音音,吳思遠內心一陣狂喜,因為她的相貌,比金艷玲還要嬌艷動人,為了讓邵音音對自己言聽計從,吳思遠誘惑邵音音簽下了一份極為苛刻的條約。

按照正常的拍攝流程,前面的戲份都沒有問題,直到最后的一個鏡頭,按照導演要求,她要拍一段「裸戲」,這對于一個年僅25歲的未婚妙齡女子來說,如同當頭一棒,邵音音表示拒絕。

吳思遠料到邵音音不會同意,面色陰沉的微微一笑,拿出那份合同要挾她,不想拍也可以,但是她要支付劇組高額違約費。

牛不喝水強按頭,被逼無奈的邵音音,只好違心地拍完這部戲。

這部戲正式上映之后,邵音音再也無法轉型了,甚至想找別的工作都很難,因為任何一家用工單位,都不想用一個拍風月片的艷星。

從此之后,邵音音每次聽到《月亮代表我的心》這首歌,都會表現得一臉厭惡之情,因為這首歌是吳思遠的最愛。

聽說過愛屋及烏的,但在邵音音這里,是第一次聽說恨屋及烏。

萬般無奈之下,出于生計考量,邵音音只好在風月片市場繼續奮斗。

1976年,邵音音接受了李翰祥拋來的橄欖枝,成為他的御用愛將,面對豐厚的片酬,邵音音也不再拒絕了。

憑借《風花雪月》、《騙財騙色》等多部展示傲人身材的電影,邵音音的每部戲,都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一脫到底。

這一年,李翰祥做了一個驚人之舉,他將傳統經典戲曲《玉堂春》,進行了風月式的改編,將劇中蘇三一角,進行了色膽包天的改動,改頭換面取名為《**我要》的劇名。

丹娜、邵音音、李翰祥、汪萍邵音音在這部戲里扮演的蘇三,演繹的方式,依然是讓觀眾看得面紅耳赤。

憑借這部讓全港男人徹夜難眠,輾轉反側的作品,李翰祥賺得名利雙收,由于票房全線飄紅,李翰祥故技重施,將其改名為《妾侍怨》,參加戛納影展。

1978年,當制作組應邀參加戛納電影節時,邵音音以一襲粉紅肚兜的透視裝艷壓全場,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外媒稱其為「中國娃娃」。

然而,這個稱呼卻觸犯了某人的敏感神經,認為邵音音不應該接受這個稱呼,故認為她的立場有問題,借此要封殺她。

然而邵音音是李翰祥的最愛,面對高壓態勢,在別人都不敢用音音拍戲的情況下,依舊力挺邵音音。

1982年,李翰祥在拍攝《三十年細說從頭》時,依舊用邵音音作為主力演員。

然而李翰祥的力挺,并未讓邵音音的事業,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風月片女演員的地位,在業內原本就不高,迫于生計,邵音音后來只好到麗的電視臺拍電視劇,尋求新的謀生之道。

當時《鄂魚淚》跟《變色龍》這兩部劇熱映之時,劇組對外宣傳、召開的記者會,邵音音甚至被當眾嫌棄,拍照的時候,她更是被叫到一邊,深怕她拖累整個劇組。

人要臉樹要皮,尊嚴這個東西雖然很抽象,但是內心的感受,卻是實實在在的;人一旦蒙受了奇恥大辱,很容易產生輕生的想法。

邵音音后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笑談過去:「你們或許不知道老鼠藥是何滋味,但是我嘗過,真的好難吃的,當年我沒死成,真的要感謝那個味道」。

然而,老鼠藥的味道還不是最難以下咽的,婚姻中經歷的辛酸苦楚,更加令人五味雜陳。

因為沒死成,重獲新生的邵音音打算重新開始,于是她跑到馬來西亞,在當地找了一個登臺唱歌的工作,借助這個展示平臺,認識了當地富商陳耀發。

1984年,陳耀發被邵音音美艷動人的外表所吸引,男人擔心女人反悔,于是很快就把她娶回了家,兩人婚后生下一雙兒女,然而,沒過多久,邵音音就嘗到了始亂終棄的味道。

兩個孩子上學期間,老師問到孩子家長姓名時,幾歲大的天真孩童并不知曉人心復雜,當老師聽到:邵音音,這三個字時,一臉嫌棄的說:「你媽媽是白癡,你也一樣」。

兩個孩子哭著跑回家之后,表示再也不想看到那個老師了,再也不想去上學了。

邵音音覺得老師很過分,于是打電話投訴到校長那里,對方的回答讓她無語:「我們這里都不歡迎你」。

或許是因為邵音音所處的環境,對她太不友好,老公也對她越來越沒有好眼色,對她的態度也越來越差,甚至三天兩頭的帶不同女人回家,明目張膽的給她戴綠帽子。

娘家人知道后,紛紛勸她失婚,但是邵音音卻打碎牙齒、和著血咽了下去;若是失婚,只會讓人更加笑話,而且孩子們還太小,無論如何,要把他們養大成人。

老公的背叛,讓邵音音深深陷入自我懷疑之中,她曾經為此跑到美容院接受整容,但因為圖便宜,選擇了一塊不超百元的假體填充下巴,目的是為了凸顯嬌俏之感,然而,事與愿違。

事有湊巧,剛剛做完假體填充沒幾天,邵音音在家中不小心跌倒,臉部受傷非常嚴重,醫生告訴她,由于下巴內的假體感染情況很嚴重,若是不及時取出,里面會長肉芽,后果就是被毀容。

然而,邵音音還是沒能逃脫被毀容的結局,假體雖然被取出了,但是她的下巴也變歪了。

至此之后,邵音音和老公就兩地分居,據說一個月僅見一次面,雙方溝通的話題內容,也多數以孩子為主。

「活久見」的事情很多,因禍得福的事情也并不少見。

自從周星馳成為無厘頭的電影鼻祖,開創天馬行空的搞笑片先河之后,丑角越來越吃香,也越來越難找。

邵音音的事業,在她年近花甲之時,突然再次翻紅。

2007年,57歲的邵音音,憑借出演《野狼犬》中的女配角,第一次站在金像獎的頒獎臺上,手捧最佳女配角的獎杯,聽到臺下同行的喝彩,被人尊稱音音姐的她,熱淚盈眶。

被人尊重的感覺、真的太好了,而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她似乎等得太久太久。

如今的音音姐,已是72歲的白發老人,苦心經營的婚姻也維持了30余年;有人問她,如何總結自己的大半生。她的回答是:「我并不是特別想紅的人,只是不太服氣而已,別人想趕走我,我偏不走,如此而已」。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