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劉若英的江湖往事,狂戀陳升,錯過黃磊,和陳國富玩「地下情」

劉若英的江湖往事,狂戀陳升,錯過黃磊,和陳國富玩「地下情」
2021/09/09
2021/09/09

1971年,劉若英剛滿兩歲,在公司當文員的母親再也忍受不了父親長期出海,一番爭吵過後就 離了婚。

當時,劉若英正收到一條花裙子,喜不自勝的她,對家裡的變故毫無察覺。

但這場變故卻悄悄改變了她的一生。

父親帶走姐姐劉若玉後,心灰意冷的母親,在劉若英的臉頰上親了幾口,就把她送到了一個遠房親戚家裡。

寄人籬下的日子,讓劉若英嘗盡冷眼,備受打罵。

一年後,祖父祖母聽聞劉若英的遭遇,十分心疼,便把她接回了劉家。

劉家是高幹家庭,衣食無憂,還有一群打理雜事的傭人。

在這樣的環境下,劉若英理應被捧在手心,過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可是, 出身名門的祖母和當過將軍的祖父,早就立好了各種規矩,誰也不得逾越。

小時候,劉若英特別愛吃路邊攤,但祖母覺得這失了女孩子的優雅,三番五次攔著不讓她吃。

劉若英被逼得急了,便哭鬧不止。

祖父見狀,只能讓副官去買一份回來,裝在精緻的碗裡再給她吃。

「得體」二字,是祖父祖母教給劉若英的第一個課題。

到了劉若英7歲,祖母買回一架鋼琴,讓她日夜練習。

小小的劉若英不想學,祖母便告訴她:「假若有天被丈夫拋棄,鋼琴也是一技之長,是自己的依靠,可以養自己和小孩。」

不明就裡的劉若英,悄悄給鋼琴取名為「流浪」。

等鋼琴學得差不多了,她又和祖父學上了唱歌。

那些年,祖父常常回味《黃埔軍校校歌》,高亢的曲調不知不覺就紮進了劉若英的心裡。

此時的劉若英,倒也沒什麼宏大的志向,她幻想著將來能一邊當個優雅的音樂老師,一邊當個相夫教子的 劉太太。

只可惜,這個樸素的願望,上帝卻偏偏看不見。

1987年,劉若英從私立光仁中學畢業後, 便漂洋過海到美國深造音樂。

獨在異鄉的日子不好過,她不僅要面臨繁重的學業,還要刷盤子買傢俱賺生活費。

後來,她實在撐不住了,打電話給祖父說要回家。

沒想到,祖父來了一句: 「你死也要死在那裡,不讀完書不許回來。」

電話這頭的劉若英,淚流滿面,硬是咬緊牙關獨自撐了四年。

這一年,29歲的 陳升當了幾年劉家昌的助理後,想嘗試做音樂的他,被麗風錄音室老闆徐崇憲推薦進了滾石唱片;

和陳升同齡的 陳國富,為楊德昌改寫了《恐怖分子》的劇本,正式踏上了電影路;

而北京16歲的 黃磊,還在高中鑽研化學,把父親黃小立氣得不行。

誰也沒想到,後來的劉若英會先後撞上這三個男人,留下一段段狗血傳說。

1990年,劉若英帶著一張古典音樂的學士證書,回到了國內。

雖然有了一技之長,但在就業上依舊是個難題。

就在她迷茫之際,上帝悄悄給她開了一扇窗。

那一天,她穿著一件 橘紅色的泳衣去游泳,恰好在泳池遇到了陳升。

這時的陳升,已經出了專輯,演了電影,在滾石站穩了腳跟。

陳升對劉若英有了短暫的瞭解過後,就把她帶進了滾石當助理。

這一年,因為一支奇異果汽水廣告出圈的 金城武,也來到了陳升門下學音樂。

就這樣,劉若英和金城武一起在工作室掃廁所、買便當、背吉他。

這時候的劉若英,已經從家裡搬了出來, 每月1萬塊台幣的工資,交完8000塊的房租就所剩無幾了。

為了省錢,劉若英躲物業費就躲了半年,工作室要是有沒吃的便當,沒喝的礦泉水,她都扛回家。

但這樣逼仄的生活,卻因為一個人,讓劉若英甘之如飴。

1991年,陳升第四張專輯《私奔》上市,那首《把悲傷留給自己》唱紅了整個臺灣。

看著才華橫溢的陳升,劉若英春心萌動。

那時候,陳升下午茶總是點奶茶,大家都很好奇原因,他打趣地說道: 「奶茶有奶的芳香,又有茶的清淡,所以喝一輩子都不會膩味。」

爾後,他又看著劉若英說道:「她就像一杯奶茶,自有一種溫潤香濃的芬芳。」

就這樣,陳升給劉若英起了個別稱叫做奶茶。

這個名字,讓劉若英聞到了賞識和憐愛的味道,可面對一個已婚男人,她什麼也做不了。

愛而不得的痛苦,劉若英只能靠拼命工作來發洩。

這一年,歌手黃鶯鶯和艾敬在 北京錄製專輯,需要人送母帶過去,劉若英自告奮勇前往。

劉若英本以為離開臺北,對陳升的感情會淡一點,沒想到思念卻更濃了。

在收工的那個雨夜,劉若英找了個酒吧喝了個爛醉。

在迷迷糊糊中,她給陳升打了個電話,想要表明心意,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後來,她還是給陳升寫了一封信,那一行 「或許我永遠無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遠追隨你」著實讓陳升感動不已。

等劉若英回到臺北,陳升第一次把她單獨約了出去。

當他們走到新世界廣場時,遇到一群人在放風箏,陳升借機說道: 「你就像風箏,屬于你的天空還很高。」

劉若英聽出了某種含義,急忙表示:「風箏的線永遠在你手裡。」

劉若英的癡情,讓陳升沉默良久,不忍再說狠話。

後來的劉若英依然愛得深沉,而陳升躁動得荷爾蒙都融進了音樂,一點點改變著這個愛徒的命運。

1994年,陳升琢磨著幫劉若英出專輯,雖然已經儲備了十幾首歌,但始終缺少一首主打歌。

那是普通的一天,陳升把劉若英叫到錄音室,隨後便拿起一把吉他, 彈起了一首名為《為愛癡狂》的新曲子。

劉若英聽著聽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不過,還沒等專輯錄完,導演陳國富就把她拉進了 《我的美麗與哀愁》的劇組。

第一次演女主角,劉若英演得戰戰兢兢。

好不容易殺青了,電影卻因為一些原因被卡審了一年多。

不過,這時的陳國富還和蘇慧倫談著地下情,誰也沒想到,後來的劉若英會捲入這場愛情風波。

這一年,在劉若英心灰意冷之時,張艾嘉帶著 《少女小漁》的劇本找到了她。

當年這部電影是張艾嘉公司的年度大戲,所有人都反對找一個新人,連監製李安心裡都直打鼓。

沒想到,張艾嘉的堅持,竟然成就了一個 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

很快,張艾嘉就提出要簽約劉若英。

另一邊的陳升雖然不舍,但也只能放走她。

1995年,黃磊剛考上北電的研究生,劉若英就趁熱打鐵出了第一張專輯《少女小漁的美麗與哀愁》。

那首《為愛癡狂》響徹臺北的大街小巷,劉若英就這樣紅了。

此後幾年,在張艾嘉和陳升的助推下,她在影壇和歌壇大放異彩。

當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曾經緣分的種子也要發芽了。

1998年,陳國富帶著 《徵婚啟事》的劇本再次敲開了劉若英的門。

沒想到,這部喜劇電影,讓劉若英抱回三座大獎。

同時, 她和陳國富的緋聞也傳得沸沸揚揚,一不小心就傳入了蘇慧倫的耳朵裡,讓她一氣之下就和陳國富分了手。

在輿論漩渦中,劉若英又出了專輯《很愛很愛你》,那一句句深情地演唱,難免讓人聯想到陳國富。

但這段緋聞,劉若英只說:「陳導演和陳升、張艾嘉一樣,都是我的好朋友。」

不過,她和陳國富的故事,後來卻還有續集。

那一年,伴隨名利而來的爭議和緋聞,讓劉若英頹廢不已。

這時候的劉若英,已經住得起大房子了。

可是,房子越大,孤獨感就越強烈。

為了逃避這種傷痛,她把家裡的傢俱都送人了,因為空蕩蕩的房子不會讓人有期待。

祖母得知劉若英的境況, 送了她一對紅色雙人沙發,又喊來劉若英的父親陪她過情人節。

祖母的用心良苦,倒是真的治癒了劉若英。

就在她展望新生活時,陳升又給她澆了一桶冷水。

那是1999年的跨年演唱會,炙手可熱的劉若英一天要跑好幾個通告。

當她萬分焦急地趕到陳升的舞臺時,離演出就只有幾分鐘了。

劉若英本來還慶倖沒遲到,笑意盈盈地準備上臺,但陳升突然喊停了所有音樂,對台下的觀眾說道: 「我一向尊重演出,我不認為一個歌手在唱歌的前5分鐘才到,能把一首歌唱好。」

說完,他就下了台,連正眼都沒瞧一下劉若英。

這時的劉若英尷尬得不行,委屈和憤懣傾瀉而出,化成滿面的淚水。

到這裡,劉若英對陳升愈發絕望。

很快,另一個溫暖的男人出現了。

這一年,因專輯《我想我是海》爆紅的黃磊,和劉若英在 《夜奔》的劇組匯合了。

後來,這部劇沒有激起多少水花,倒是讓這兩個文藝青年惺惺相惜。

2000年, 《人間四月天》過後,劉若英和黃磊的關係果然變得撲朔迷離了。

可是,這時的黃磊已經和孫莉在一起好幾年。

看著多情又多才的劉若英,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把她歸為人類的第四種感情。

而劉若英也回應道: 「黃磊太好了,好到不捨得和他成為男女朋友。」

但這份情愫,她都唱進了專輯《我等你》,那首傳唱二十年的《後來》也在這時候應運而生。

不過,劉若英的野心可不止于此,在樂壇攪動風雲過後,她又憑藉一部 《住在十字架裡的母親》坐上了金鐘獎影后的寶座。

這時的劉若英,帶著滿身光環,奔向另一個高峰。

2001年,製作人伍宗德籌畫了整整三年,終于把朱德庸的《澀女郎》改編成了《粉紅女郎》。

從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拉來8000萬投資,就開拍了。

本來劉若英想演「萬人迷」,結果全劇組都反對,她只能挑戰「結婚狂」。

為了有別于其他角色,劉若英給「結婚狂」設計了碩大的齙牙,醜得連朱德庸都看不下去了。

最終,這部劇風靡兩岸三地,劉若英火得一塌糊塗。

這時的陳國富又看到了劉若英身上的可能性,邀請她出演了一部 《雙瞳》

沒想到,劉若英打敗章子怡和葉童,拿下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與此同時,這兩人的緋聞又捲土重來。

嗅到危機的黃磊,也不甘落後,為劉若英量身定做了一部 《似水年華》,將柏拉圖式的愛情搬上螢幕。

在劇組,這兩人的曖昧氣息濃得化不開。

劉若英對黃磊那叫一個言聽計從,從衣食住行都幫他打點好。

同組的李心潔都看不過去了,直言劉若英像黃磊的女傭。

但劉若英卻不以為然,只說: 「我知道他很累,所以想多幫他點。」

如此的深情厚義,若能開花結果,必然驚天動地。

奈何,沒有結果的男女之情,步入[高·潮]後必然墜落。

這部劇過後,劉若英和黃磊淪為路人,再無交集。

2004年,劉若英在演唱會上說:「有一個男孩打電話給我,問我,想不想他結婚?如果不想他就不結了,我現在可以給你回復了,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兩天后,黃磊和孫莉結婚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北京城。

很快,劉若英就將那份心酸融進了《天下無賊》,一不小心又攻下三項大獎。

可對這時的劉若英來說,再多的獎盃都不及一段婚姻重要。

面對媒體的催婚,她放言要在40歲前把自己嫁出去,當個全職太太才是最大的理想。

不過,距離這個目標的實現,還有好幾年的光陰。

2005年,劉若英的專輯《一整夜》上線,大家忽然發現,她的製作人從陳升換成了姚謙。

難道曾經刻骨銘心的師徒情就此畫上了句點?

這一年冬天,侯佩岑的《桃色蛋白質》給出了答案。

彼時的劉若英已經貴為影后,但在陳升面前,她依然手足無措得像個孩子。

當劉若英把新專輯送給陳升時,只換來一句質問: 「CD是歌手用生命換來的,怎麼能隨便送人?」

這句話刺痛了劉若英敏感的神經,一瞬間就讓她淚水漣漣。

後來,侯佩岑終于問出了那句:「你喜歡劉若英嗎?」

陳升的回答意味深長: 「我當然喜歡她,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

而後,他又說:「她現在就像風箏,不知道飄到什麼地方了?」

而後,他又說:「她現在就像風箏,不知道飄到什麼地方了?」

話音剛落,只見劉若英哭得不能自已地說:「你可以拉拉那根線,線還在你手裡。」

面對劉若英的「挽留」,陳升一點希望都沒留給她: 「你現在是怎麼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麼?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

最終,這期節目在陳升那首《風箏》中落下帷幕,一同落下的還有劉若英十幾年來那份深埋在心的感情。

後來的劉若英和陳升再也沒有同框過,只見她真的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2006年,一部《生日快樂》讓 劉若英和古天樂相見恨晚,兩人在戲裡火熱的感情燃燒到了戲外。

古天樂公開表示,對劉若英很有好感。

而劉若英直言不諱,古天樂是個體貼的好男人,讓她對愛情更加憧憬了。

在沸沸揚揚的緋聞中,兩人又合作了一部《一個好爸爸》, 從激情情侶升級為默契夫妻。

就在大家期待他們官宣時,劉若英用一首《我們沒有在一起》暗示著什麼。

那是2010年,40歲的劉若英依舊單身,她用「黃金剩女」四個字無奈自嘲。

沒想到,第二年,劉若英轉身就撞上了桃花運。

092011年,劉若英和鐘小江結婚的消息,轟動了整個臺北。

這個鐘小江,是導演滕華濤介紹的,還是汪小菲的好朋友。

有意思的是,當劉若英沉浸在新婚的甜蜜時,陳升卻大曝她和陳國富、蘇慧倫的三角風波。

他還說: 「男人愛把幾段戀情別在胸口,不是漢子,要埋藏在心裡最溫暖的角落。男人多少會偷吃,偷吃要擦嘴啊。」

這波操作實在令人迷惑。

這波操作實在令人迷惑。

而另一邊的劉若英也否認了一切過往,稱和陳升只是師徒。

到這裡,陳升從劉若英的生命裡徹底翻篇了。

後來的她,寫書,演電影,出專輯,在婚姻裡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

2018年,劉若英將一個北漂愛情故事《後來的我們》搬上螢幕,那種忘不了又遺憾的青春情愫看哭了不少人。

但隨之而來的是退票風波和劇情抨擊。

在輿論紛紛中,劉若英被罵得不輕,包括她和陳升的那段似是而非的感情,都成了毀三觀的鬼故事。

遙想那年的《桃色蛋白質》現場,劉若英說:「有時候,我有覺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時候,我就會去開車去他在的地方,走進去,他看到我,就摸一摸我的頭。然後我就好了,我看到他我就覺得我好了。」

其實,陳升之于劉若英,更像父親般的存在。

從小在祖父祖母身邊長大,父愛的缺失,才會讓她對陳升貪婪。

但這種貪婪要和愛情聯繫起來,也頂多是執念。

那只是一個小女孩向世界呼喚愛,恐怕還上升不到婚姻道德的程度。

就算沒有陳升,她也會尋找另一個父親的替補。

而陳升成就了她,也不枉費師徒一場。

再說,向來難搞的陳升,根本不適合劉若英。

那些所謂的愛而不得,早已隨著劉若英結婚生子而塵埃落定,剩下的只是中年人對青春的懷念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