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雨生最「疼愛有加」的妹妹,卻被一個渣男傷了心承受了太多委屈

張雨生最「疼愛有加」的妹妹,卻被一個渣男傷了心承受了太多委屈
2021/09/20
2021/09/20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新一季的中國好聲音開始了,這一季已經是好聲音走過的第十個年頭了,這十年間導師換了一批又一批,不過流水的導師,鐵打的那英,作為好聲音資歷最老的導師,帶出了許多個冠軍學員。

不過大家還記得九年前 第二季好聲音也有一位冠軍女導師,雖然身材有些發福,但是歌唱實力依舊不減當年,她就是一代天后張惠妹。

曾經紅遍兩岸三地的天后是怎樣一步步走到天后的位置上的?因為什麼導致她意志消沉銷聲匿跡多年? 改變張惠妹一生的三個男人都是誰?本期我們就來講講張惠妹的故事,動動您發財的小手點點關注。

高山族的張惠妹從小就能歌善舞,沒有老師教,也沒有專業訓練,天生一副好嗓子, 在中學時就參加當地的歌唱比賽並拿到冠軍。

但是這只是作為一個興趣愛好,並沒有過多地關注這方面, 畢竟在阿妹的家鄉會唱歌的很多。這時,影響張惠妹演藝生涯的第一個男人幫她敲開了音樂的大門。

張惠妹的父親特別喜歡一檔節目叫做五燈獎歌唱比賽,有一天阿妹陪父親看這節目時,父親突然說:「我覺得你比他們唱得好,要不要去試試。」

在父親的鼓勵下, 阿妹懵懵懂懂地就去參加了,一路過關斬將,終于殺到決賽。

但是天不遂人願,就在決賽前夕,阿妹卻突發感冒,大家都知道感冒雖然不是什麼大病,但是很影響歌手的發揮,並且由于阿妹給自己的壓力很大,又攤上這麼一檔事, 演出時大段大段的忘詞。

最終阿妹沒能奪得冠軍,垂頭喪氣地回家,因為她覺得辜負了父親的希望,倍感自責。回家後幾乎半年的時間都沒有唱歌,可見這件事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但是父親不但沒有責怪她,反而一直鼓勵她繼續參賽,開始的時候阿妹很抗拒再參加比賽,直到父親的病越來越重,阿妹覺得自己一定要完成父親這個心願,于是在經過兩年的沉澱之後, 阿妹再次出山,這次沒有外界因素,不出意外,阿妹一舉奪魁。

正在阿妹興致衝衝地想拿著獎盃回家讓父親高興高興的時候,從家裡傳來消息,在阿妹比賽時,父親治療無效去世了。

這打擊對于年輕的阿妹來說簡直是晴空霹靂,讓阿妹沉浸在自責後悔中久久不能自拔。即便後來滿身榮譽,風光無限,但是,每當提起父親,她都滿含熱淚,心中有數不盡酸楚和悲傷。

可是也因為這件事,讓阿妹堅定了要一直唱下去的決心,可以說是父親的鼓勵帶阿妹走上唱歌的路, 父親也是阿妹的精神支柱,讓阿妹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雖然得了冠軍,但是空有唱功,並不時尚的氣質,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沒有什麼市場, 所以沒有哪家公司願意和阿妹簽約。為了唱歌,她經常輾轉于各大酒吧駐唱,在駐唱的時候,阿妹遇到了第二個對她有重要影響的男人張雨生。

此時的 張雨生已經憑藉《我的未來不是夢》《天天想你》等歌曲火遍大江南北,並且憑藉天天想你這張專輯榮獲年度唱片風雲人物,隨後推出的《大海》更是以六百萬的銷量成為全臺灣最知名的歌手。

高亢又不失溫柔的嗓音不知俘獲多少少女的芳心,有著「全臺灣女大學生的夢中情人」「音樂魔術師」「第一高音」等美譽。

張雨生不單是一位天賦極高的歌手,更是一個傑出的音樂製作人,張惠妹就是他作為製作人發掘出的最明亮的新星。

一次偶然的機會, 張雨生到阿妹駐唱的酒吧去喝酒,引得全場一陣騷動,眼尖的阿妹一眼就認出坐在角落裡黃頭髮戴眼鏡的男人就是張雨生。

彼時的張雨生是華語第一男高音, 于是為了吸引張雨生的注意,阿妹瘋狂飆高音,飆了一晚上。張雨生也被阿妹的辨識度極高的聲音所吸引,連著來了好幾天給阿妹捧場,兩個人由此結下一生的緣分。

一個是少年失去妹妹,一個是失去了父親,兩個人的經歷和心境都很相似,兩個人相互陪伴,相輔相成,高山流水遇知音,張惠妹能有今天在樂壇上的地位,和張雨生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而那幾年張雨生最難過的時候都是張惠妹在身邊。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張雨生成了張惠妹的製作人,兩個人珠聯璧合,創作出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佳作。

《最愛的人傷我最深》一經推出,便火遍臺灣,隨後張雨生又為阿妹量身定做了專輯《姐妹》, 這首歌直接將阿妹的音樂事業推向巔峰,唱片銷量一舉突破百萬,成為臺灣第一個第一張唱片就破百萬的歌手。

隨後《BAD BOY》橫掃國內樂壇,拿下亞洲多個大獎。

正當兩人合作如沐春風時,一個悲劇徹底打破了這種美好。 1997年張雨生因為過度疲勞,在開車回家時發生交通事故,搶救無效死亡。

一個音樂天才將才華帶到了天堂,使得人間充滿悲傷。最傷心的就是和張雨生亦師亦友的阿妹, 在出事第一時間就趕到醫院陪伴著張雨生,日夜祈禱。

唱片公司僅用三天就創作出《聽你聽我》想用張惠妹的聲音喚醒張雨生,可是天不遂人願, 二十四天后,張雨生與世長辭。

在張雨生去世後,阿妹心情低落,唱歌也沒什麼動力,好不容易時隔幾年打破心魔重新錄製專輯, 但是離開張雨生的阿妹就像茫茫大海上,阿妹失去了指路燈塔,沒有了方向的指引,再好的船手也很難突破迷霧。

專輯《也許明天》銷量連《姐妹》的零頭都沒到。

一時間, 「離開張雨生啥也不是」的聲音不絕于耳,那時候失去親人的痛和事業上的不順,讓阿妹一度陷入崩潰, 自己都說:「我可能生病了,我需要看心理醫生」。禍不單行,另一個影響阿妹的男人也離開了阿妹。

1998年周立璟作為投資方為阿妹舉辦演唱會,與阿妹相識,隨後便展開猛烈的追求。此時的阿妹剛剛失去至親,摯友內心非常寂寞,最終阿妹沒能抵住周立璟的浪漫,和周立璟陷入愛河。

離開原來的唱片公司,和周立璟共同創立公司,好景不長,周立璟就被曝出約會嫩模。得知這個消息, 阿妹接受不了背叛,立即宣佈分手。

雖然分手了,但是兩個人還有公司,就在2002年周立璟又爆出和模特在公共場合舉止親密。這下子阿妹徹底受不了了,宣佈退出公司,但是渣男周立璟居然向阿妹索要違約金1000萬。

事業不順感情不順徹底壓垮了阿妹,于是阿妹選擇了離開,2004年阿妹終止一切商業活動,一個人遠赴大洋彼岸,開始留學生活。

幾年之後,阿妹在國外學成歸來,帶著新專輯《我要快樂》《阿蜜特意識》強勢回歸,開始嘗試從沒嘗試過重金屬風格, 憑藉《阿蜜特意識》在金曲獎上一舉包攬六大獎項,正式告訴大家,那個能唱歌的天后回來了。

儘管長期的抑鬱使阿妹的身材變得不如從前那樣性感火辣,但是定義天后的永遠都是唱功和才華,不是那些外在的東西。

經歷過人生的起起落落的阿妹,歌聲愈發沉穩,唱功也是爐火純青。其實阿妹的粉絲們看到阿妹開心就足夠了,畢竟,這些年她承受了太多的委屈。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