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器晚成的詠梅:丈夫背債百萬不離棄,49歲獲金熊獎,一生愛一人

大器晚成的詠梅:丈夫背債百萬不離棄,49歲獲金熊獎,一生愛一人
2022/02/17
2022/02/17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他,瀟灑不羈愛自由,曾經是黑豹樂隊的鍵盤手;她,人淡如菊淡泊名利,音樂讓性格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夫唱婦隨,成為婚姻這一江水中,相濡以沫的兩隻鵝。

娛樂是個圈,兜來轉去,都是熟人,詠梅的老公,想必很多曾經熱愛過搖滾的70、80後們,對其並不陌生,他就是王菲的初戀情人欒樹。

1970年生人的詠梅,容顏秀美,柳眉細眼,頗具江南女子的柔美之態,實則卻是蒙古人,本名森吉德瑪。

彼時做工程師的父親,特別喜歡毛主席的詩詞,因此節選自《蔔運算元·詠梅》中的詠梅一詞,為女兒的漢族名字命名。

幼年時的詠梅,並不自信,這種自卑感源自于母親對她和哥哥兩種截然不同的照顧方式。

每次分東西的時候,哥哥的總是比妹妹的要多一些,這讓詠梅很不服氣,因為這件事,哥哥也曾經替妹妹在母親面前爭取過,但是母親並不承認。

長此以往,詠梅無效的抗議漸漸演變成了一種懦弱和膽小。

蒙古人的天性是很熱情好客的,所以當姑姑發現詠梅很安靜又很內向的時候,還曾經說過她不像蒙古人。

雖然彼時的詠梅有些悶悶的,不愛說話,但是生活在歌舞之鄉的她,並不缺乏對音樂的熱愛,偶爾也會哼唱自己喜歡的歌謠,排解苦悶的情緒。

長大之後,詠梅才醒悟,童年時的自卑感源自于母親的偏心。

真正讓詠梅發生改變,越來越自信的,是她離開家鄉,從北京外經貿大學畢業之後。

彼時的詠梅在京城的外貿公司打工,後來也曾經在廣告公司做過,循規蹈矩地過著早八晚五的白領生活。

週末的時候,為了緩解工作壓力,詠梅喜歡去酒吧聽歌,當時的黑豹樂隊還沒有成名,他們經常在一些小酒吧演出,詠梅作為這支樂隊的鐵杆粉絲,也因此跟欒樹走得越來越近。

那個時候,長髮飄飄,清冷氣質的詠梅,讓黑豹樂隊靈感一動,邀請她做那首後來流傳甚廣的經典之作《Don’t break my heart》的MV女主角。

或許詠梅覺得做搖滾一定是要瀟灑不羈愛自由的,為了配合那次錄製,還特意剪了一頭短髮,結果讓樂隊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樂隊把搭配她長髮飄飄的服裝造型都準備好了,因為彼此南轅北轍的想法,只好後期補救,找來一條白色的長紗巾圍在她的頭髮上,營造一種飄逸的感覺。

這首MV相當于詠梅和欒樹的定情之作,因為沒過多久,王菲就把主唱竇唯從樂隊拐跑了,落單的鍵盤手欒樹,成為了樂隊的主唱,而且很自然地跟原本彼此互有好感的詠梅走在了一起。

在此期間,欒樹愛上了馬術,而詠梅的家鄉恰好有一片草原,兩人一起策馬揚鞭,你是風兒我是沙的那段甜蜜時光,也因此激發了欒樹對馬術的熱愛。

隨著交往的日益加深,欒樹還心血來潮,在京城西塢開了一家馬術俱樂部,憑藉一腔熱愛,一不小心玩出了專業水準,不僅成為專業的馬術教練,而且還被人稱之為京城馬術圈裡的「帶頭大哥」。

欒樹自己也曾這樣自我調侃「別人都說我是音樂圈裡馬術最好的,馬術圈裡玩音樂最好的」。

雖然在搞事業這件事上,欒樹一腳踩兩船,但是對待感情,他卻很專一,作為「大哥」的女人,詠梅也是如此。

坊間曾經一度傳言,當初陳道明和吳秀波都很傾慕這位知性優雅的高冷女神,但是詠梅因為已經有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欒樹,因此拒絕了兩人。

欒樹建馬場的時候,詠梅也是夫唱婦隨,跟著忙前忙後,不過馬場的生意並不好,不僅沒有盈利,反而背上了數百萬的負債。

但是為了理想,欒樹還是苦苦支撐,兩個人租住在一個一居室的出租房內,有情飲水飽的詠梅,甚至不惜用拍戲所得的片酬,供養所愛之人的理想,兩個人的感情也在患難與共中越加深厚。

2006年,兩人清還了所有的債務,欒樹也因為重返音樂圈,事業漸漸步上正軌,這一年,36歲的大齡女青年詠梅,嫁給了欒樹。

兩個人原本打算婚後要個小孩,沒想到詠梅的父母相繼離世,這讓詠梅一度陷入痛苦的邊緣,在她近乎絕望的那段時間,甚至還曾經想過自盡了事,幸虧欒樹對她進行思想開導,陪伴她走過了那段情緒低迷的時期。

因為錯過了最佳生育時間,兩人結婚至今,一不小心成了丁克夫妻。

25歲之前,詠梅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娛樂圈裡的大明星,若不是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或許現在的詠梅,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因為跟黑豹樂隊走得越來越近,詠梅的生活發生了徹底改變。

彼時許戈輝創辦的工作室,正在尋找一個沉穩內秀的兼職主持人,由于樂隊跟娛樂圈裡的人有不少接觸,後來有人就向許戈輝推薦了詠梅。

第一眼看到詠梅,許戈輝覺得詠梅並不像娛樂圈裡的人,但是卻被詠梅身上清冷內斂的氣質打動了,當即決定由她擔任《約會星期天》節目的主持人,也是從那時起,詠梅漸漸進入娛樂圈發展。

1995年,詠梅因為一個機會,正式進入娛樂圈發展。

當時許戈輝因為工作室的事務太多,後來導演高希希找她拍電視劇,希望她在《牧雲的男人》這部作品中做女主角,由于沒有時間去,她就推薦了詠梅。

再後來,詠梅在娛樂圈裡佔有一席之地時,有不少人說許戈輝是詠梅的伯樂,許戈輝也挺謙虛,覺得自己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談不上伯樂,還挺不好意思承認的。

不得不承認,若不是當年許戈輝的慧眼識珠,影視圈也就少了一位認真塑造人物形象的好演員。

憑藉獨特的清冷氣質,為人處世真誠溫和的詠梅,深得各劇組的喜歡與導演的偏愛,找她拍戲的機會也絡繹不絕,而且她接戲的眼光和審美品位也別具一格。

詠梅值得一提的代表作不少,最初給觀眾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中國式離婚》當中,跟陳道明演對手戲,戲中扮演一個跟他眼神曖昧的鄰居肖莉。

雖然只是作為配角,如同曇花一現,但是憑藉行雲流水的表演方式,詠梅憑藉這部戲,獲得了觀眾的好評與認可。

不僅如此,詠梅還特別喜歡幫別人忙,需要客串的角色,哪怕角色小,戲份少,她也從來不嫌棄,只要角色適合,她並不介意是主演還是配角,也因此獲得了「配角專業戶」的光榮稱號。

雖然是半路出家的女演員,但是詠梅心思細膩,善于研究揣摩角色的內心世界,因為與劇中人物的所思所想高度貼合,憑藉一戲一人設的精雕細刻,詠梅獲得的影視資源也越來越好。

她是《懸崖》裡的孫悅劍,大氣端莊的造型,一度被網友盛讚有國民「國母」的高貴氣質。

雖然自己沒有小孩,但是詠梅卻在《小歡喜》中,將母親的角色拿捏得遊刃有餘,也是在那個時候,她在不斷追憶自己童年時與母親的相處方式時,赫然發現,母女之間的誤解竟然是那麼的深。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詠梅坦言,雖然成年之後,自己對家庭的付出可以說是問心無愧的,但是因為這種誤解與溝通障礙,卻成為她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若是當初自己的想法不是那麼偏激,或許母親的痛苦就會少很多。

作為演員,詠梅在揣摩角色的內心時,也在不斷地完善自我。

當王小帥拿著《天長地久》的劇本找到詠梅的時候,詠梅被編劇對時間的獨特理解深深吸引,也讓她因此擺脫了中年女演員的焦慮心理,對于時間的概念,產生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這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讓觀眾哭得根本停不下來,電影院贈送的紙巾根本不夠用。

憑藉這部戲中塑造的人物形象,49歲的詠梅拿到了柏林電影節的金熊獎,也一舉斬獲金雞獎,這位被業內稱之為「金牌配角」的女演員,終于大器晚成,實至名歸的獲得了她應得的影后殊榮。

對于中年女演員危機,詠梅曾經在獲得金雞獎之後,在論壇秀的現場,分享過關于年齡的相關看法。

她說,對于每一個女演員來說,都或多或少會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也因此會讓後期修圖師很忙碌,譬如臉上有個痘啊,皺紋什麼的,修圖師都會幫你修掉,但是這件事想開之後,每次修圖師給她修的時候,她都會囑咐對方,我眼角的皺紋最好給我保留下來,你看,我這可是好不容易長出來的。

詠梅認為,每一個小姑娘都會慢慢變老,這是時間流逝的一個必然過程,自己已經跟皺紋和解了,不會因為臉上的皺紋感到緊張,也不會因此對粉絲們感到抱歉,因為年齡從來不是她的敵人,故事已經寫在臉上,而這樣一張臉,就是對時間以及真實的一種致敬!

對于時間的理解,欒樹與詠梅有著相似的理解,90年代初期,兩人曾經去西部拜訪過王洛賓老先生,雖然那個時候,欒樹並未聽過《一江水》,但是在千禧年的時候,欒樹無意中聽到許巍哼唱這首歌時,恰巧有位老人家問道:「你是在唱兩隻鵝嗎」?

于是,《一江水兩隻鵝》就這樣啟發了欒樹的創作靈感,也因此成為夫妻二人合作同台秀恩愛的情侶作,這首長達數十年的情歌,讓他們的愛情,在舞臺和現實生活中閃閃發光。

真愛含量越高的婚姻,越容易兌現純潔的承諾,例如:無論貧窮還是疾病,都會對彼此不離不棄。

詠梅跟欒樹,他們做到了。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