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歌唱家」朱逢博:丈夫死后不愿下葬遺體,癡情守候骨灰14年

「歌唱家」朱逢博:丈夫死后不愿下葬遺體,癡情守候骨灰14年
2022/04/08
2022/04/08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2011年的11月12日,在東方藝術中心舉辦的音樂會上。

朱逢博出現在舞臺上。

她身穿寬大的袍子,優雅的站在舞臺上開展歌喉。

一曲作罷令人久久回味。

朱逢博是一位歌唱家,更是「歌壇圣女」,是無數70年代與80年代人心中的女神。

她四十多年的歌唱生涯,為我們留下了太多的經典,更是影響了幾代人。

尤其是她的民間唱法和美聲唱法,已經達到別人無法達到的高度。

她這一生都奉獻在了舞臺上,與丈夫施鴻鄂的婚姻更是令人羨慕。

當年丈夫去世后,她拒絕下葬遺體,「癡情守候骨灰14年」。

今日,就讓我們了解一下朱逢博的人生與愛情。

朱逢博出生在1937年。

那個年代沒有人能夠安穩生活。

她也是跟著父母顛沛流離,輾轉各地。

直到8歲才回到故鄉濟南。

她的父親是水利工程師,所以她也很喜歡理科。

后來考入了同濟大學建筑系。

一心一意學習建筑,夢想自己能成為一名建筑師。

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也很努力。

學習更是班中的佼佼者。

盡管是一個女人,卻從不抱怨建筑工作的苦和累。

而是每日在各個工地穿梭。

23歲那年,朱逢博去了一處工地實習。

身為建筑師,每日都要在工地勘測和繪圖。

那天,上海歌劇院去工地慰問演出。

平日里朱逢博在工作的時候,總會不自覺的哼唱兩句。

工友們也都很喜歡她唱歌,所以那天歌劇院演出的時候。

工友們合力將她推上了舞臺。

原本朱逢博有一些害羞,但看著臺下工友們的期盼。

便也大大方方的唱了一首歌,這首歌不僅僅贏得了工友們的贊賞。

還引來了歌劇團領導的注意。

歌劇團結束表演后,領導便找到朱逢博。

請她留在歌劇團,不過朱逢博拒絕了。

她想要專心做建筑,為祖國添磚加瓦。

但領導堅持讓她發揮自己的天賦,百般勸說后朱逢博同意了。

之后調令下來后,她被調到了上海歌劇團。

朱逢博剛到歌劇院的時候,還處于學習階段。

日常的工作,便是練習基本功和為舞臺表演拉大幕。

當初王昆老師最拿手的表演便是《白毛女》。

每一次表演的時候,都是朱逢博拉大幕。

漸漸的王昆老師注意到了她。

王昆老師

有一次王昆老師讓朱逢博唱兩句,聽完之后便認為她很有天賦。

于是常常請朱逢博聽她唱歌,慢慢的朱逢博也能完整的唱下來。

1955年,上海舞蹈學院將朱逢博借調過去。

為的就是讓她演唱《白毛女》中的喜兒。

這一唱,唱出了名聲,慢慢的也成為了臺柱子。

在她的心中,如果沒有王昆老師便沒有她的今天。

如果說王昆老師為她搭好了上臺的階梯。

那麼丈夫施鴻鄂則是她的引路人。

那年她跨行進入歌劇院后,被送去了音學院進修。

在音樂學院結識了老師施鴻鄂。

施鴻鄂是上海人,比她大了三歲,16歲就考入了音樂學院。

畢業后也被分到了上海歌劇院。

他是一個很優秀的人,還曾在國外進修,拿過無數獎項。

因為優秀所以是臺柱子,愛慕他的姑娘更是數不勝數。

這其中就包括朱逢博。

她也非常想要讓施鴻鄂老師指導她幾句。

然而施鴻鄂卻認為一個小姑娘,能唱多好,甚至說:你的歌沒什麼好聽的。

施鴻鄂

朱逢博聽到這句話很不樂意,她的思想中,老師就是要教導學生。

于是追著施鴻鄂去了樓上,卻沒找到施鴻鄂。

第二天她接著去找施鴻鄂,找不到就接著找。

終于施鴻鄂被她打動,給了她一個機會讓她唱幾句。

這一唱,施鴻鄂發現這個女孩很有天賦。

于是開始教導她,朱逢博為了學習都不顧害羞。

無論施鴻鄂說什麼,都雷打不動的去請教。

慢慢的施鴻鄂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但他不敢告白。

其實朱逢博也在日常相處中愛上了他。

但早在她進入歌劇院的時候,領導就曾告誡她:30歲之前不要戀愛。

再加上她是一個女孩子,施鴻鄂又是那麼優秀。

種種原因之下,她從不敢說出情意,只能悄悄的將施鴻鄂放在心里。

兩個人是雙向暗戀,卻誰也不敢捅破窗戶紙。

直到1967年的7月份,有一位熱心的同事,為施鴻鄂介紹了對象。

朱逢博得知后心急如焚,自己萬萬不想看到施鴻鄂與她人在一起。

于是立刻給施鴻鄂寫了一張紙條,在7月26日遞給了他。

紙條上寫著:晚上11點,在排練廳等我。

當時施鴻鄂收到紙條后,內心也是砰砰跳動。

兩個人都十分緊張,好不容易熬到11點,但是天空下起了大雨。

不過誰也沒有因為下雨而爽約,兩個人都去了相約地點。

那天朱逢博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見到施鴻鄂后只說了一句:

「8月1日,我們結婚,我喜歡你很久了,可你一直不表白」。

施鴻鄂聽完朱逢博說的話,才明白對方也是喜歡自己的。

慌忙之下他緊緊的抱住朱逢博。

1967年的8月1日,兩個人領取了結婚證,成為了夫妻。

他們沒有辦盛大的婚禮,只請了兩三桌好友。

就連婚房都是歌劇院的借的,房間里面只有一張鋼絲床,兩把椅子和凳子。

最貴重的東西便是一架二手鋼琴。

面對如此簡陋的房間,施鴻鄂滿心都是愧疚。

可朱逢博一點也不在意,她滿心都是喜悅。

能嫁給自己愛的人,哪怕日子再苦對她來說都是甜的。

婚后他們生下兒子施勁,之后就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事業當中。

她不僅僅開始成為各種舞團的獨唱演員,還有許多外出演出任務。

甚至在1977年,還去了加拿大。

80年代的時候,她還翻唱了許多國外的流行歌曲。

成為國內最早的流行歌手。

更是在48歲那年,成立了上海輕音樂團。

培養了無數的男高音歌唱家,帶出許多優秀學生。

在她成名的路上,離不開丈夫的支持。

1968年的時候,她累計演唱了兩百多場《白毛女》。

過度演唱導致她的嗓子「倒嗓」。

「倒嗓」對于她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一個不小心就不能在唱歌了。

當時朱逢博并沒有放在心上。

還是施鴻鄂發現不對,帶她去檢查才知道嗓子中長了兩個小節。

于是立刻帶朱逢博做了手術,康復后便帶著她練習西洋演唱的發音和氣息。

在丈夫的幫助下,朱逢博終于掌握了最正確的氣息和發音。

從此再也沒有傷到過嗓子。

外界都說他們是樂壇伉儷,是樂壇人人羨慕的夫妻。

可惜施鴻鄂沒能陪伴朱逢博到最后。

那年,施鴻鄂患上了心臟病,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

令人心酸的是,兩位樂壇舉足輕重的人,卻拿不出一萬多元的手術費。

原來他們雖然演出很多,卻因為是單位領導沒有演出費。

而且平常錄專輯的錢,也都交給了單位。日子一直過得緊巴巴。

所以在丈夫要做手術的時候,家中全部積蓄只有6000多。

無奈她只能借錢給丈夫做完了手術。

手術后,她推掉了一些演出,專心在家中照顧丈夫。

可惜丈夫沒能堅持到底。

2008年的3月11日,丈夫在家中說自己不舒服。

朱逢博不敢耽誤趕緊送他去醫院。

還未等她叫車,丈夫就倒在沙發上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年74歲。

丈夫離去后,朱逢博悲痛欲絕,她根本無法接受丈夫不在身邊的事實。

為了能夠守著丈夫,她在葬禮辦完后,沒有下葬骨灰。

而是在臥室中擺放了一張臺案。

上面擺放著的是丈夫的照片,還有丈夫的骨灰盒。

她還貼心的在周圍擺放上了丈夫生前的唱片。

如今丈夫的骨灰在她的臥室,已經擺放了14年。

每日只要朱逢博在家,她就會對著丈夫和骨灰盒說上幾句話。

仿佛丈夫還在身邊,有時候也會說起自己與丈夫的回憶。

明明是笑著說的,卻總是流下眼淚。

她也經常在家中聽丈夫的唱片,看丈夫寫的聲樂筆記。

太過思念丈夫,就會彈彈鋼琴,唱丈夫生前最喜歡的曲子。

她還會給孫女講述自己與丈夫的愛情故事。

有時候孫女會說:奶奶你可真前衛,主動追爺爺。

聽到這句話,朱逢博會笑,然后說:我不追,爺爺就跟別人走了。

她與丈夫的愛情,永遠埋在心里。

小結:

如今朱逢博老師已經85歲了。

她很少外出演唱,總是在家侍弄花花草草。

偶爾和臺案上的丈夫說說話,日子悠然自得。

但無論她多大的年紀,她在歌壇的位置,都是永久不變的。

而她的故事也令人感動,當我寫完這個故事的時候,眼中有淚心中有疼。

但更多的是對朱逢博老師的敬佩。

幾十年如一日的熱愛演唱,也同樣的熱愛丈夫。

是多麼難得的事情啊。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