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臺灣花臂大哥行善施面四年,曾是罪人,出獄後:寧錯愛,不放過

臺灣花臂大哥行善施面四年,曾是罪人,出獄後:寧錯愛,不放過
2022/03/17
2022/03/17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在臺灣,有一家特殊的麵館,店面不大,但人氣很高,周邊街坊鄰居說起這家店,都會誇店主一家是行善積德的好人。

可就是這樣一家被大家誇讚的麵館,店主卻是一個雙臂紋滿圖案,看起來有點凶的大哥。

在二十多年前,他曾是混跡黑幫的街頭小混混,還曾因殺.....了.....人被判入獄。

回首過去那段年少輕狂的時光,花臂大哥顏維勳很是感慨:

「以前是為了講義氣,決定一定要去監獄才能當老大,但現在不這麼想了,我只想好好的陪在家人身邊,做力所能及的善事。」

01年少輕狂

1979年,顏維勳出生在臺灣一個普通家庭,在他的少年時期,正是「古惑仔」流行的時候,熱血少年的旺盛精力無處宣洩,便模仿著電視裡的古惑仔拉幫結派,混跡街頭。

15歲的顏維勳也成了街頭混混的一員,他想出名,想成為「顏哥」,而不是小顏,所以他整天騎著摩托車到處跟著所謂的兄弟們跑,車裡還隨時放著兩把西瓜刀。

顏維勳 中

「那時候,就是想比狠嘛,誰厲害,誰就能當老大。」年少的顏維勳抱著這種想法,在一次衝突中,一力承擔的所有責任。

那是一次普通的聚會,顏維勳和兄弟在KTV玩耍,突然有個小兄弟急哄哄的跑進來說,上面有人在打架。

顏維勳一聽有架打,直接抄起傢伙往樓上沖,到了樓上根本沒看清誰,直接就參與了混戰。

顏維勳因為人年紀小,還擠不進去,他還一直嚷嚷著,讓一下,讓一下,讓我打一下。

可在混戰中,不知誰動的手,有個人突然倒下,一動不動。

這場荒唐的鬥......毆逐漸停歇,顏維勳那夥人見散場了便各自離去,沒人知道,那個躺在地上的年輕人,已經沒有了呼吸。

直到員警找上門來,顏維勳才知道那天晚上犯了多大的錯,可那時他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只是覺得這是個「講義氣」的好機會,他決定為了維護兄弟,一個人承擔所有責任。

「那時候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當哥的,都是進過監獄的。」

顏維勳滿不在乎地認下了罪,因為他當時才15歲,法院按少年犯定刑,判處顏維勳有期徒刑四年。

當真的得到這個結果,顏維勳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

入獄那天,他的父親親自送他,雙眼含淚,那時顏維勳突然感覺心口酸酸的,很對不起父母。

平常賣面維生的母親為了給他湊夠出庭費用,不惜變賣房產。

想到父母的辛苦,顏維勳決定出獄後好好做人,孝順父母。

時間一晃而過,顏維勳得以自由,出獄後,他的那些兄弟都來找他,給他接風洗塵,顏維勳如願以償的得到「顏哥「的稱號。

但他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開心,他第一次決定,年少的熱血荒唐的像場鬧劇。

他開了家紋身店,娶了個妻子,決定好好生活。

可過去的陰霾沒有放過他,顏維勳出獄的消息被傳了出去,他過去的仇家來尋釁挑事,多次上門尋仇。

顏維勳曾親眼見到一個兄弟,剛打開出門就被人用槍打了,昨天還在陪他吃飯的人,轉眼就變成了冰冷的屍.....體。

這一幕給顏維勳帶來了很大的震撼,他決定金盆洗手,再不過問江湖是非,可他還是被警方盯上,因為一把用來自衛的槍,顏維勳再次被員警抓住。

「被發現的那一刻,我真的人都傻了,特別想跑,不敢想象再被關進去會是什麼樣子。我爸媽怎麼辦,我出生沒多久的孩子怎麼辦。」

可他不能跑,一旦逃跑,他的刑罰只會變得更重,在絕望中。顏維勳被送上法庭。

開庭前,顏維勳曾不停禱告,希望能得到一個贖罪的機會,他會用今後餘生的行善,來還這個心願。

也許是顏維勳的真誠禱告起到了作用, 那場庭審的法官參考了顏維勳過去少年犯的經歷,念在他是成年後初犯,決定從輕判決,判處緩刑。

原本絕望的顏維勳聽到這個結果後簡直不敢相信,「仿佛一瞬間得到了重生。」

再次重獲自由的顏維勳徹底退出江湖,他決心踐行自己的承諾,力所能及做善事。

02麵館

顏維勳行善的第一步是環島之旅。 他開著車沿著環島公路去幼稚園和老年療養院送愛心物資。

那時他不敢穿短袖,害怕別人因為他的花臂而露出奇怪的眼神,只能用長袖遮住手臂,露出一點就趕緊把袖子扯回去。

但他「黑社會大哥」的氣質,還是引來眾多人側目,這讓顏維勳既尷尬又哭笑不得。

之後,顏維勳從義大利的「待用咖啡館「中得到靈感,決定開一家「待用麵館」,賣面行善。

客人吃完面後可以選擇付一碗的錢,也可以付兩碗、三碗的錢,這些捐出來的面錢,會成為「待用面」,給那些暫時遇到困難的人免費領用。

這樣的模式在臺灣還從未出現過,許多人一時間不敢相信顏維勳棄惡從善了,剛開始還不敢來吃。

顏維勳也不氣餒,帶著自己的兄弟向周邊鄰居宣傳,給送物資的福利機構宣傳。

漸漸地,顏維勳的麵館有了客人,陸續有人來吃待用面。

顏維勳說,幾乎每一碗待用面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曾經有一個60多歲的老人,來到店裡說要吃待用面。

一旁的客人見這位老人穿著乾淨,不像是生活困難的人,就揣測這人是想故意佔便宜,但顏維勳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問老先生要幾碗。

老先生笑了笑,說只要一碗,帶回去給他媽媽吃。

顏維勳問他母親高夀,老先生回他已經九十多歲,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確實困哪,老先生哆哆嗦嗦地拿出了一些證件,想給顏維勳看。

但顏維勳制止了老先生的舉動,不再問他什麼,也不再要求老先生登記,只是默默地給打下手的小弟說,煮兩碗待用面。

他也曾見到過西裝革履帶著勞力士手錶的人來吃待用面,顏維勳同樣沒有多問,只是默默地把面奉上。

幾個月後,那個西裝男再次回來,告訴他,當初自己慘遭失業,兜裡一毛錢都沒有,他餓得說不出話來,是顏維勳的面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和體面,這次他回來,捐了五十碗面。

諸如此類的感人故事,顏維勳每隔一段時間就能遇到。

時間久了,他漸漸感覺過去那種打打殺殺的日子像夢一樣,現在簡單平凡的生活才讓他有了踏實的感覺。

「每幫助一個人,我就覺得很快樂,這種幸福感和自豪感,是多少聲’顏哥‘」也比不上的。

也曾有人故意來吃待用面,強佔名額,但顏維勳通常不會戳穿,在他看來,寧可錯愛,也不願放過。就像那個西裝男一樣,也許在看似平和的表像下,藏著一個即將崩潰的靈魂,而他的面,或許能給在絕望中的人,一縷生活的溫暖。

03結語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顏維勳曾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但他也用自己實際的行動,為前半生的浪蕩贖罪。

或許刑罰的意義就該是這樣,不僅要讓罪惡之人得到該有的懲罰,更應該讓他們明白,贖罪的意義。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