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葉問3》票房造假引發的慘案,今天背後推手在美國落網

《葉問3》票房造假引發的慘案,今天背後推手在美國落網
2021/11/03
2021/11/03

1、《葉問3》票房造假引發的慘案

2016年,《葉問3》裡甑子丹和泰森打得正歡,不分晝夜的放映豪奪了8億票房。

然而,這部電影眾多的散戶投資人,面對著票房大賣的結果,卻血本無歸。

本來「虧了錢算散戶,賺了錢算資本」已經夠狠了,可明明都賺了那麼多票錢了,為什麼還要讓散戶賠錢呢?

這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假票房」事件了。

原來,就在《葉問3》上映後不久,就被網友舉報涉嫌「票房造假」。比如200多一張的票價,同一觀影廳顯示十分鐘放一場、午夜場還場場爆滿。這些詭異的現象讓網友覺得智商受到侮辱,造假痕跡太過明顯。

果然在中國廣電總局的調查下,發現8億票房裡,至少有9000萬是造假。

這一醜聞被爆出之後,立即引發了一場理財產品擠兌事件。

當初一家叫做「快鹿投資」的上海企業,以10億的價格買下了《葉問3》的發行權,然後將這部電影打包成為理財產品「影視寶」,在市場上售賣,本來指望著通過各種炒作,包括「票房造假」來將電影熱度炒高,結果因為手法太明顯給搞砸了。

眼看著電影票房不能回本,當初投資的散戶們急了,紛紛開始擠兌,想著多少把本金拿回來,結果「快鹿」無法兌付,散戶們連本金都拿不回來,血本無歸。

而發明這個「互聯網+電影+金融」模式的背後推手,「快鹿投資」的老闆施建祥,在出事之後立即以「治病」為由跑到了香港,然後再從香港跑去了美國。

跑之前還曾留下一句話:「快鹿不會跑也不會怕,更不會給政府添麻煩,我們會用真心付出、真情兌現來踐行企業的責任,企業的擔當。」

2、 美國落網 以後的日子更有「判頭」了

施建祥跑到美國之後,就上了「紅通通緝令」。不過由于美國和中國之間沒有引渡協議,所以他在美國還是過了5年的太平日子。

在這5年裡,他沒有躲起來,而是經常出現在公開場合,高調宣傳自己投資的虛擬貨幣。

除此之外,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老本行,在美國還投資了一家影視公司,名叫Moregain。

另外,施建祥還試圖通過「政治捐款」的方式搭上時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曾經捐款5萬美元給一家與特朗普相關的政治行動委員會,還在一場捐款活動上與特朗普合影。

這張合影後來也經常被他拿來給自己的影視公司和虛擬貨幣月臺。

不過特朗普只當了一屆總統就下臺了,好不容易搭上關係的施建祥,就不再高調了。

今年9月,美國證監會宣佈,取消施建祥在美國投資的影視投資公司的上市資格,因為2019年以來,這家上市公司一直沒有發佈財務報告。

結果在上周拉斯維加斯一個虛擬貨幣的會議上,正在臺上侃侃而談的施建祥被FBI抓走。

不過美國並不是幫中國抓通緝犯,而是施建祥犯了美國的法律,罪名是涉嫌「移民欺詐」。

根據美國檢方的起訴書顯示,施建祥非法獲取了兩個非移民護照。他聲稱從未用過別名,卻分別有兩張名為「Jianxiang Shi」和「Long Niu」的護照。2017年2月,施建祥用名為」Long Niu」的護照進入了美國,之後一直用「Morgan Shi」的名字在美國生活。

至于美國方面是收到了舉報還是早就對施建祥的情況瞭若指掌,這就不得而知了。

在抓捕了施建祥之後,美國方面表示: 不願成為中國貪腐官員的避風港。美國政府在某些情況下與中國合作,起訴涉嫌金融犯罪人員。

施建祥如果在美國的罪名成立,將會鋃鐺入獄,而且在美國坐完牢之後,會被遣送回中國,未來的人生面臨著「美國蹲完中國蹲」的命運,越來越有「判頭」了。

3、 從農場小領導到資本大鱷 今天的結局應該想到

施建祥落到今天這個結局,真可謂大起大落。

1964年出生的他,和當時大多數中國的孩子一樣,童年在貧窮和饑餓中度過的。小時候因為好不容易吃上了一頓紅燒肉,便立志要改變命運,讓自己和家人以後天天吃肉。那時候還沒有「有錢人」、「富豪」這個概念,能夠天天吃肉,已經是能夠想到的最好生活。

于是他開始努力讀書,想靠知識改變命運,他也確實做到了,在那個極難考上大學的年代,進入了大學校門。畢業後的他也只能被分配到崇明島農場工作,剛到農場的時候,桔子賣不出去,連年虧本。于是施建祥提出實行獎勵制度,結果立馬見效。

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他的腦子靈活,也頗有管理天分。

1999年,國企改制浪潮中,施建祥的命運才開始真正改變。

他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錢,找來的關係,竟然一口氣接管了4家破產的國有企業,其中就包括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這個名字,也一直被他保留到了後來的「快鹿投資」。

靠著賣電纜,他成為了「上海電纜大王」,賺了很多錢,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積累。

這一代中國富豪的發家史,總是有那麼一些關鍵的時刻,是說不清楚的。一個農場的小領導,從哪里弄來的錢接管四家國企? 除了用「神奇逆襲」這樣的爽文情節來一筆帶過,我們也毫無辦法。

有了第一桶金之後,他又開始投資產業園、進軍影視行業,先後參投了《精忠嶽飛》、《忠烈楊家將》、《八星抱喜》、《大轟炸》、《葉問3》等多部影視作品。成為了中國影視圈有份量的資本大鱷。

而在這些影視作品裡,不止是《葉問3》出現了假票房的問題。 那部《大轟炸》更是涉嫌「陰陽合同」,就是當年崔永元舉報范冰冰用「陰陽合同」偷稅漏稅的那部電影。

施建祥跑到美國的這些年來,他還在不斷給自己「喊冤」,說只是去美國治病,並不是跑路。並且說是有人給他潑髒水、汙名化他,他已經有了兌付還債的整體方案等等。

還授權他人發了兩篇文章來試圖「洗白」,一篇叫做《我的朋友崔永元》,一篇叫做《還原一個被汙名化和傳奇化背後的施建祥》。

這兩篇文章一篇是為「假票房」的事情辯護,稱大家都這麼做,自己只不過是想要把電影炒熱,這樣股價上去了,賺了錢,散戶們也一起發財,不好嗎?還有一篇以一個弱勢的「民營企業家」的姿態,說自己的不容易。

不管他的這兩篇「洗白文」裡有多少水分,多少真實。 可是這些年來,從一個農場小領導逆襲成為資本大鱷的過程中,這麼多說不清道不明白的地方,那今天落到這個結局不是早就該設想到的嗎?

冤有頭,債有主。那些散戶們的錢,也不是白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