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鞏漢林就這樣改寫了他的結局,再也回不到和「趙麗蓉」的風光日子

鞏漢林就這樣改寫了他的結局,再也回不到和「趙麗蓉」的風光日子
2021/10/14
2021/10/14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在春晚的舞臺上曾經有過無數經典的小品組合,如今賈玲的大碗娛樂和開心麻花團隊已然成為新寵,曾經的趙本山、宋丹丹、蔡明每年依舊被懷念,趙麗蓉和鞏漢林的母子組合同樣帶來無數經典作品。

1957年,鞏漢林出生在遼寧瀋陽的一個曲藝世家,父母都是唱河北梆子的演員,他也算是耳濡目染聽著小曲長大。

原本他家的家境還是不錯的,但他出生後不久就趕上三年饑荒,全國人民都吃不飽飯,也把鞏漢林餓成了麻杆身材,這副小身板讓他在學校裡成為了被欺負的對象,給了他留下了很深的陰影,所以他在成名之後,十分關注校園暴力的問題。

然而也是這副小身板後來竟然成了他最標誌性的喜劇特色。

還沒等鞏漢林繼承父母衣缽,就趕上了上山下鄉運動,鞏漢林從城市來到農村。

在城市長大的鞏漢林雖然從來沒有下地幹活,但他很快就投身到農村的建設中,還因為積極的表現成為了突擊隊隊長,當時他的目標是為農村建設貢獻一輩子。

直到他二十歲的時候,母親才告訴他恢復大學聯考了,讓他趕緊準備考試,重新回學校讀書。

那時候離大學聯考只剩下半個月的時間,多年未考試的鞏漢林放下鋤頭拿起書本開始突擊複習,在他沒日沒夜的苦讀下,他終于考上了瀋陽師范大學讀哲學專業。

然而鞏漢林對哲學並感興趣,大學期間他加入了曲藝社團,重拾對戲曲的熱愛。

畢業後鞏漢林被分配到一所學校當老師,但他的心裡卻嚮往著瀋陽曲藝團。

在當年老師受人尊敬,工作也更穩定,唱了一輩子戲的父母不想讓兒子再吃這份苦。

鞏漢林明明知道父母不同意,仍舊偷偷準備調崗手續,而教育局卻不放人,他便一遍遍去找領導磨嘴皮子。

最終領導終于鬆口,條件卻是只能辭職不能調崗,鞏漢林最終還是瞞著父母辭了職,去了瀋陽曲藝團。

在這裡大學畢業的鞏漢林沒有一技之長,需要從頭做起,他幹過賣票員,當過場務,給前輩端茶倒水,還拉過大幕,甚至還給團裡裝過燈,熬了幾年才終于混上了演員。

雖然鞏漢林當時藉藉無名,卻吸引了一個女孩的注意,那個人便是他的同事金珠。

他們兩人是同一時間考入曲藝團的,考試的時候金珠就注意到了這個眉清目秀的小夥子。

後來兩人雙雙被曲藝團錄取,金珠常常暗自觀察這個小夥子,發現他和團裡的其他演員不一樣,其他說相聲、演小品的演員都長著一張利嘴,油嘴滑舌得愛說漂亮話,而鞏漢林卻沉默寡言,每次經過他的宿舍都在看書。

金珠慢慢喜歡上了與眾不同的鞏漢林,大大咧咧的她決定主動出擊,經常上門噓寒問暖。

其實鞏漢林也注意到金珠常常盯著自己看,他故意默不作聲,但當金珠上門去看他的時候依舊忍不住臉紅。

這段女追男的感情很快就有了結果,1983年,兩人踏入了婚姻的殿堂,當時的鞏漢林一窮二白,家裡什麼都沒有,他父母的房間14平,他和金珠的房間只有9平,除了床什麼都放不下。

鞏漢林是個生活很有情調的人,雖然窮依然要佈置得像模像樣,他淘來了很多便宜的二手傢俱,自己刷漆燙上花紋,把傢俱煥然一新,家裡也越來越溫馨。

細膩的鞏漢林和心大的金珠非常互補,婚後不久便生下了一個兒子,生活中兩人不僅是恩愛的夫妻,工作上也是互助的幫手,經常互相幫忙寫稿子。

金珠曾經有一個作品《國粹異彩》在相聲大賽中獲得了三等獎,就是鞏漢林幫忙寫的稿子,當他知道老婆得獎後,比自己得獎還要開心,還要買一套像樣的衣服送給金珠。

當時鞏漢林看中了一件漂亮的套裝,需要五百塊,他身上的錢不夠,便找同事范偉去借。

當時五百塊錢是一個演員好幾個月的工資,范偉還是將錢借給了鞏漢林,但後來他卻遲遲沒還上,范偉又不好意思開口要錢,總是旁敲側擊地暗示還錢。

那時候鞏漢林在團裡的本職是說相聲,最常模仿的就是唐傑忠的相聲,同時也是他心中的偶像,最大的願望就是拜對方為師。

當時唐傑忠已經在中央廣播樂團,和馬季是搭檔,兩人碰面的機會很少,但瀋陽曲藝團有一位同事和唐傑忠是好朋友。

1988年唐傑忠到瀋陽來演出,鞏漢林便拜託這位同事表達自己拜師的意願。

在曲藝行業,拜師收徒是很大的事情,此前唐傑忠並不認識鞏漢林,也沒有看過他的作品,他還專門找到瀋陽一個知名的相聲作家去打聽鞏漢林,得到對方的肯定後才決定收徒。

然而收徒之後鞏漢林和唐傑忠見面的機會依舊很少,兩人都要各地去演出,只有碰在一起的時候才能被師父指點一二。

然而也是1988這一年,鞏漢林得到了演小品的機會,當時遼寧電視臺的春晚準備了一個小品叫《如此競爭》,其中一個人已經定好了趙本山,另一個演員遲遲沒有找到。

趙本山最初在舞臺上扮演瞎子張志而成名,後來和潘長江合作的《瞎子觀燈》在瀋陽連演幾百場,在這個小品依舊扮演一個瞎子,另一個角色則是賣十三香的小販。

而鞏漢林正是憑藉自己瘦弱精幹的形象被點名出演這個小品,這也是他作為相聲演員的第一次跨界。

鞏漢林為了演好這個角色下了很多功夫,他專門去買了很多次十三香,每次買都讓小販吆喝一遍,他不僅學會了怎麼吆喝,還練就了一口地道的唐山話,這也為他之後和趙麗蓉合作打下了基礎。

這個小品非常成功,開始有很多小品找到鞏漢林,他的師父唐傑忠非但沒有怪罪,還邀請他到北京發展。

鞏漢林帶著金珠來到北京,兩人人生地不熟,最初全都是師父唐傑忠幫忙安排的,不僅幫他們找房子,還送了他們一台彩色電視機。

在北京,鞏漢林的確得到了更好的演出機會,1990年,他搭檔嶽紅第一次登上春晚,表演小品《打麻將》,只可惜並沒有引起太大反響。

1991年他和蔡明合作的小品《陌生人》依舊沒有出彩,但他卻獲得了一個老演員的注意,那便是趙麗蓉。

當時的趙麗蓉已經知名的表演藝術家,而且她一口地道的唐山話成為個人標誌,她是一個不識字的演員,卻能夠把臺詞琢磨得十分接地氣而且符合角色。

鞏漢林和趙麗蓉合作的第一個作品叫《媽媽的今天》,另一個搭檔李文啟也是著名的編劇和演員。

在這個節目審查時卻因為太過溫馨而受到了春晚節目組的質疑,當時就有人說鞏漢林這個新人不出彩,建議換人。

而趙麗蓉卻當場回絕,說我們已經請人家來了,家人都等著他上春晚,現在讓人家回去怎麼交代,年輕演員不容易,要多給一點機會。

鞏漢林當時沒有在場,後來才聽說了這個故事,他專門給趙麗蓉鞠了一個躬以示感謝,後來才有了兩人的多次合作。

今年鞏漢林久違地登上了春晚,和眾多明星一起表演了魔術《喜從天降》,讓觀眾再一次回憶起他曾經帶來的經典小品,與此同時,他的影視劇作品還在不斷上映。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