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天妒英才!著名歌手高楓:去世已20年,父母現在的人生狀況怎樣?網友:是父母一輩子的痛

天妒英才!著名歌手高楓:去世已20年,父母現在的人生狀況怎樣?網友:是父母一輩子的痛
2022/03/04
2022/03/04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高楓高楓是公認的全能型音樂才子,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雖不是科班出身,但高楓在音樂上取得的成就,讓很多專業歌手都無法企及。

他創作並演唱的《大中國》《天那邊的愛》《永遠記住你》《豐收》等歌曲,深受歌迷喜愛。

他為黃格選創作的《春水流》,為劉德華創作的《笨小孩》也家喻戶曉。高楓還為《戲說乾隆》《皇城根兒》《危情時刻》《豪門浪子》等數十部影視劇創作主題曲。

高楓的父母都是文藝工作者,他是家裡唯一的男孩。高楓的早逝,將父母推入巨大的悲痛中。他們怎樣走過撕心裂肺的喪子歲月?現在他們的人生狀況怎樣?

01

兒時高楓與姥姥合影高楓(原名曾焰赤)1968年7月24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漢市,下面有一個妹妹。

高楓的母親連秋生是武漢歌舞劇院的歌唱演員,父親曾令鵬是該單位的詞曲作者,創作的歌曲《清江放排》,在全國有一定的影響。

家庭薰陶下,高楓自幼喜愛文藝,尤其偏愛音樂和美術。

小學二年級時,他創作的一幅反映少數民族生活的蠟筆畫,在中央電視臺做過介紹和展出。父母便想當然地認為,兒子應該走繪畫這條路。

國中畢業後,高楓考入武漢18中美術職業班,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

1986年,高楓高中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雕塑系。

大學期間,高楓發現自己對音樂的熱愛超出美術。于是同學們都在四處創作雕塑時,高楓開始大量接觸流行音樂。

幾年間,高楓參加過一些音樂比賽,為很多知名歌手當過配唱。那時父母對高楓的前途是擔心的,他們演出幾十年,知道這條路的艱辛。

父母曾與高楓進行過一次談話,希望兒子認真考慮未來。高楓說:「我對自己有信心,對音樂的感覺比對雕塑更好。」父母都是開明的人,沒有對高楓予以干涉。

高楓到大學畢業前夕,高楓先後為《趙四小姐與張學良》《龍年警官》《拳擊手》《幸運之星》《皇城根兒》等影視劇創作主題曲。

1990年,高楓大學畢業,因為有音樂特長,結果他被東方歌舞團聘為美工。而他的很多同學分配不出去,因為雕塑專業高端而小眾。

搞雕塑一般要40歲後才能成熟,20出頭的年輕人很難創作出有分量的雕塑作品。

高楓生前接受採訪時,還原了大學剛畢業時的心情。他說自己是借宿在東方歌舞團,沒有編制,也沒有福利待遇,住在地下室裡。那時他的心情並非陽光燦爛,不知該何去何從。

1991年,《黃土高坡》的曲作者慧眼識珠,認為高楓是一名全能型音樂人才,介紹他與香港普安音樂公司簽約。

高楓的第一張個人專輯高楓由此成為大陸第一批簽約歌手,公司為他打造了第一張專輯《你走後的那一夜》,但反響一般。

這讓高楓真切地意識到,歌手必須有好作品,才能在歌壇立足。于是他開始潛心進行音樂創作。

高楓生前共創作了400多首歌曲,有100多首被自己和其他歌手演唱過,至今還有300多首沉睡在曲譜上。

因為公司有很多條條框框,而音樂人一般過著晨昏顛倒的生活,于是1993年,高楓主動與普安公司解約了,成為一名自由音樂人。

02

當時高楓以幕後創作為主,寫一首歌的報酬是有限的,他一度生活艱難。他買不起一件像樣的西裝,皮鞋開裂了還在穿,吃一份肉炒飯都要算計。

高楓與父母和妹妹一次父母來北京看兒子,心裡很難過。父母知道兒子自尊心很強,沒有說什麼洩氣的話,默默地在高楓的枕頭底下放了1000塊錢。

送父母上火車時,母親含淚對他說:「你回家看看枕頭底下,平時對自己好一點。」

返回地下室,高楓揭開枕頭,發現了母親留下的錢。父母收入不高,還要負擔妹妹讀大學,高楓流淚了。

那時高楓就立下宏願:將來要在北京買一套房子,讓父母退休後來北京養老。

為實現這一夢想,高楓瘋狂寫歌,先後為黃格選創作了《春水流》,為李玲玉創作了《春》,為解曉東創作了《拉鉤上吊》,為老狼創作了《美人》,思濃思雨《雙雙飛》等膾炙人口的歌曲。

高楓

高楓、劉小娜在1996年央視春晚上演唱《大中國》

1994年,高楓去看望一位朋友,坐公車經過北京火車站。這時車站的鐘聲敲響了,向旅客報時,接著大鐘響起《東方紅》的悠揚樂曲。

那一刻,高楓內心湧蕩「大中國」「大華夏」的豪邁情懷。

高楓趕緊在下一站下車,打計程車趕回出租屋,一氣呵成創作出歌曲《大中國》。

這首歌糅合了南北民歌曲調,還有《紅綢舞》《茉莉花》《梁祝》等傳統音樂的元素,既喜慶又朗朗上口。

1996年除夕之夜,高楓在央視春晚上演唱《大中國》,一夜之間,他連同這首歌在全國爆紅。

此後高楓演出不斷,一個月有20多天在外面演出。忙裡偷閒,他還推出了《豐收》《最好的禮物》兩張音樂專輯。

高楓與薑泓與此同時,他還為《危情時刻》《乞丐皇帝傳奇》《豪門浪子》等電視劇創作主題曲,成為上世紀90年代最紅的歌手之一。

當時高楓是星工廠的簽約歌手,該唱片公司的總裁姜泓與高楓是好朋友。1999年,高楓覺得自己寫了這麼多年,唱了這麼多年,感覺被掏空了,想出國學習充電。

星工廠便派高楓到英國留學一年。在異國他鄉,高楓學習爵士樂和舞臺表演,並發行單曲《回歸》,還為電視劇《找不著北》創作主題曲。

2000年,高楓學成歸國,推出了自己的第五張個人專輯《倫敦悟語》。

03

2001年,高楓在北京朝陽區的望京買了一套房子。這時他父母已經退休了,跟隨妹妹在美國生活。

高楓與父母高楓的舅舅在美國打拼,妹妹大學畢業後赴美國留學,後在那邊結婚成家。因為高楓單身一人四處漂泊,妹妹便把父母接了過去。

高楓覺得自己是兒子,按中國傳統習慣,應該承擔起替父母養老的責任。

2002年元旦節期間,高楓將父母從美國接回北京,與自己住在一起。

高楓18歲離開武漢,此後十多年裡他與父母聚少離多,而今一家三口團聚在一起,高楓很享受這種有愛有溫情的生活。

父母希望高楓兩三年之內就結婚生寶寶,他們負責將寶寶帶大。高楓笑著告訴父母:「也許等不到3年,說不定兩年之內就能讓你們如願。」父母沉浸在美好憧憬中。

誰知一場災難,毫無徵兆地降臨了。

高楓

高楓的最後一張專輯2002年春節過後,高楓打造新專輯《美麗新世界》,期間他經常咳嗽、發燒,人也迅速消瘦。

父母催他去醫院看看,高楓以為是疲勞過度,沒有放在心上。後來父母強行陪高楓去朝陽區兩家醫院做檢查,兩家醫院都說他是普通感冒。

如果高楓的病能早發現早治療,也許就不會釀成最後的悲劇。

8月31日,高楓的新專輯《美麗新世界》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首發式,父母也陪伴在他身旁。

高楓高楓剛為一款服裝品牌代言,穿著得體的西裝,雖然有些消瘦,但顯得帥氣。父母一人拉著高楓的一隻手,滿臉慈愛。

9月6日,高楓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住進了北京協和醫院,被確診為PCP肺炎晚期,情況不容樂觀。

高楓的妹妹得知消息,含淚從美國趕回北京,將哥哥的病歷帶往美國。她諮詢專家朋友,這種病在美國也被判了死刑,妹妹心碎了。高楓的父母和舅舅一直在醫院守護他。

高楓與田震生命進入倒計時後,高楓最想見到3個人,那就是黃安、田震、金銘。

高楓的經紀人一一給他們打電話,黃安從臺灣趕了過來,心情很悲痛。

田震與丈夫張衛甯從寧波趕到醫院,田震一直在哭,金銘眼裡也滿是淚水。

2002年9月19日,高楓因搶救無效,不幸悲情離世,這年他才34歲。

高楓的妹妹因懷有身孕,沒有趕回來送哥哥最後一程。高楓的父母、舅舅守在他身邊,看著他離世。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的心被撕裂了。

高楓被葬在北京西郊一處公墓,與趙麗蓉的墓地相鄰。

04

兒子走後,曾令鵬和妻子陷入巨大的悲痛和心碎中。夫妻倆將自己關在家裡,每天以淚洗面,他們聽著兒子的歌,看著兒子的遺像,在幻覺中與兒子對話。

高楓的妹妹生了寶寶後在美國坐月子,每天都要深夜爬起來給父母打電話,說著說著她難抑悲傷。

父母知道女兒坐月子,情緒不能劇烈波動,便強行讓自己堅強起來。20多天后,曾令鵬夫婦趕往美國照顧女兒。

為不讓悲傷的情緒影響女兒及其家人,曾令鵬和妻子將淚和痛埋在心底,他們看起來很平靜,內心的悲傷卻逆流成河。有一種痛不能傾訴,那叫撕心裂肺。

寶寶3個月後,曾令鵬和妻子告訴女兒,他們要回北京,那樣他們離兒子近一些,心裡會好受些。

妹妹理解父母沉痛的心情,一家三口灑淚而別。

高楓曾令鵬和妻子走不出對兒子的思念,他們經常夢到兒子。半夜醒來,夫妻倆眼裡滿是淚水。

早上起來,夫妻倆沒有胃口吃東西,就趕到兒子的墓地。他們坐在墓碑前,含著淚訴說對兒子的思念,以及自己內心的痛苦。

夫妻倆在墓碑前一坐就是兩三個小時,然後相擁著含淚往回走。

曾令鵬與妻子一直在悲痛中掙扎了5年,情緒才有所平復。2008年,為表達對兒子的懷念,曾令鵬和妻子開始撰寫思念兒子的文章。

他們用文字回憶了兒子短暫而燦爛的一生,及兒子給他們帶來的驕傲和悲痛。

夫妻倆在文章中告訴兒子:你在那邊不要擔心我們,我們會堅強地活下去。如果有來生,我們還願與你成為一家人。

2013年11月,曾令鵬夫婦將懷念兒子的文章結集出版,並收錄了高楓的照片和創作的曲譜,書名就叫《唱響大中國》。

他們寫這本書不為盈利,純粹是出于對兒子的懷念,將書免費送給親友和兒子的歌迷。

高楓去世後,曾令鵬和妻子大部分時間住在北京,有時也會去美國看望女兒。

每年清明節、兒子的忌日,他們都要給兒子去掃墓,給他獻花。

上了年歲後,女兒將曾令鵬夫婦接到身邊,但他們每年都要回來祭奠兒子。

小時候的高楓與父親

高楓與父親2022年3月,高楓已去世整整20年了,曾令鵬與老伴的生活看起來恢復正常,實則內心有痛。他們經常這樣想:兒子要是活著,早該結婚成家了,他們也當爺爺奶奶了。

高楓早逝,帶給父母的痛一輩子也難以撫平!

音樂才子高楓英年早逝,不僅將父母和親人推入悲痛的深淵,也讓歌迷扼腕。

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是人間最大的悲痛。如果高楓不被醫院誤診,早發現早治療,也許不會是這種結局。

應該說,那兩家誤診的醫院是有一定責任的。人命關天,希望醫生和院方對每一位患者多一份責任,儘量杜絕悲劇發生。

懷念親人的方式不只有眼淚和悲痛,其實堅強地生活,以笑臉面對人生,更是天堂裡的高楓希望看到的!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