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鈺:19年前自曝「潛規則」醜聞、涉及30位導演,她錯了嗎?

張鈺:19年前自曝「潛規則」醜聞、涉及30位導演,她錯了嗎?
2022/02/26
2022/02/26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弱者沒有人撐腰,只能耍手段,這是京城文化圈一哥王塑說的話,也是對張鈺這個人的評價。

張鈺是誰呢?她是曾經以一紙名單,揭露內地娛圈30多位導演有潛規則的人,憑藉這件事,她曾經一炮而紅,卻也因此名聲掃地,娛樂圈再也沒有她的立足之地。

今天,我們就來追憶一下,這位神奇女俠的過往吧!

1976年11月10日的湖北十堰,張鈺出生了。

雖然是草根平民的後代,但是張鈺自幼就有一個當明星的夢,當她出落成窈窕淑女的模樣時,來自外界的誇讚聲也此起彼伏,這更加堅定了她要走演藝之路的決心。

張鈺在演藝學院讀書期間,獲得了一個拍洗髮水廣告的機會。

不知道是否還有人還記得劉德華當年做的那則廣告嗎?廣告詞是這麼說的:「我的夢中情人,一定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

學院裡漂亮的女學生雖然不少,但是導演一眼就看中了張鈺,因為她和劉德華描述的那個女孩的形象,非常接近。

憑藉拍攝廣告的機會,湖北女孩進了京城,也是從那時起,張鈺萌生了在京城闖蕩的心思,也因此成為了初代北漂。

二字頭的年紀裡,別人家的女孩還在大學校園裡啃書本,張鈺就已經在北京地下室租房子,啃速食麵了。

為了夢想,勞筋骨、餓體膚的事兒,一樣沒差的都幹了,那個時候,社會閱歷尚淺的張鈺,心思單純得如同一張潔白的紙,沒有任何「骯髒」的想法。

為了在北京站穩腳跟,張鈺在歌廳找了一個駐唱歌手的活兒,唱歌原本就是她的強項,也是她的愛好,除了甜美好聽的歌聲,張鈺青純靚麗的外形條件,也是相當抗打的,站在舞臺上享受著聚光燈下的耀眼奪目,鮮花掌聲接連不斷,這個時期的張鈺,其實還是挺幸福的。

若干年後,張鈺也曾經無限惆悵地回憶起這段時光,她說:「那個時候,自己的思想還是很純潔的」。

那麼,張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一點點變得復雜起來了呢?自然是欲望和野心,促使她進入娛樂圈的不得志開始了。

為了能進劇組拍戲,張鈺和王寶強一樣,穿梭于各個劇組遞簡歷,然而,女孩子和男孩子畢竟還是有區別的,尤其是漂亮的女孩註定會吃虧。

所以吳京才會感慨萬千地說:「女孩子輕易不要進娛樂圈」。而吳京所說的「輕易不要進」,指的當然是那些沒人脈沒背景沒靠山的女孩子,這一類人是不適合進娛樂圈的。

把人性的復雜想象得過于簡單,註定是要栽跟頭的。

有一次,一個導演拒絕她之後,看她似乎沒搞明白自己的意圖,直接點醒她:「你看看外面排隊等候的那些女孩子,哪一個不想巴結我?那也得看我有沒有那個心情,能不能看得上才算,你這麼不識抬舉,一輩子都別想在這個圈子裡混」。

張鈺被拒絕的次數多了,她漸漸地也認清楚了一件事,若是她不給人家好處和甜頭,人家憑什麼把角色給自己呢?

想想自己入京之後的大半年,連一個跑龍套的角色都沒混到手,她也曾滿腔悲憤地想過,不如回老家算了。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付出了這麼多時光,難道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結果嗎?

不甘心就這樣前功盡棄的張鈺,並未想過及時止損也是一種收穫,想要出人頭地的想法,讓她走向了一條泥足深陷之路。

為了能在一部戲裡獲得一個重要角色,張鈺主動找到一個副導演喝酒,大家都是成年人,孤男寡女在一起吃飯,傻子也明白是為了點啥不是嗎?

副導演對她提供的「餐後甜品」很滿意,事後信誓旦旦地承諾,一定會給她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然而,等到正式開機時,那個角色卻換成了別人,而且那個女演員的外形條件還沒她好呢!

張鈺自然是不甘心的,找到那個副導演算賬,結果對方也一臉無奈地苦笑:「阿鈺,不是哥哥不幫你,我也很無奈的,你不信去問導演,我幫你說了多少好話,這個圈子就是這麼現實的,那個女演員是帶資進組的,人家有錢,我也沒辦法,你要是心裡難受,你打我都行」。

張鈺雖然不甘心,但是也只能自認倒楣,不過她也因此一事,長了些見識和經驗,以後再找導演,就得找那種德高望重,能在這個圈子裡做主的那種大導演。

沒過多久,張鈺通過圈裡熟人介紹,獲得了一個認識大導演的機會,那個在圈子裡頗有聲望的導演,蓄著一把大鬍子,初次和張鈺見面,就一臉色迷迷地望著她,手也沒閑著,捏著張鈺的小手不肯鬆開,摟了摟她的肩膀。

張鈺哪裡還不明白啊?自然讓這位大導演很滿意,所幸對方說話算話,沒過多久,張鈺就在《大清蒙古王》這部戲裡獲得了一個重要角色,而且戲份多到是她努力很久都得不到的那一種。

正如那位大導演所說的,憑藉這種「高智商」,張鈺在《康熙王朝》、《藍色妖姬》等影視劇中,又獲得了不少演出機會,雖然無法與一、二線的那種女演員相比,但是她獲得的角色,也是很多女演員不肯「付出」的結果。

然而,觀眾的注意力,始終徘徊在男主跟女主身上,即使是男二女二都很難出頭的,所以張鈺自然是不甘心在三、四線的級別上混。

2002年,張鈺和自己的一個好姐妹,認識了一個名導演,這個導演曾經執導過2001版的《笑傲江湖》,在業內頗有聲望。

張鈺自以為是地認為,對方既然在業內聲名顯赫,不會是那種耍無賴的小導演,于是拉上自己的好姐妹,做群演的小霞一起前往赴約。

當時這位黃導請她們吃的是火鍋,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兩姐妹不勝酒力,結果雙雙淪為「餐後甜品」。

讓張鈺沒想到的是,黃導竟然是那種「提起褲子」不認賬的主兒,並沒有給她們安排任何角色。

這件事讓張鈺大失所望,想想入行四年以來,自己遭受的種種壓迫與屈辱,張鈺覺得自己很髒,但是她覺得那些導演比她更髒,從裡到外髒透了。

2003年年底,張鈺向多家娛樂媒體透露,自己手裡有證據,證明內娛圈有近30多位知名導演和製片人,他們有著「潛規則」女演員的行為,而且還有錄影帶。

不過當記者要求她公佈內容的時候,張鈺卻並不配合,她表示因為內容太髒了,並不想公示于眾。

一石激起千層浪,處于風口浪尖的黃導,急忙予以否認,同時還拉上張導、于導等多位導演,共同向張鈺發難。

憑藉團隊作戰的能力,他們很快就借助媒體的力量,向張鈺發起了攻擊。

2004年1月,《中國廣播電影播報》率先為各大導演發聲,對張鈺進行了嚴厲的指責與詆毀。

在這篇文章中,詳細地講述了張鈺是一個道德敗壞的女子,說她曾經找某位導演妻子的麻煩,告訴對方自己被她老公強暴,另外還說她是一個欠錢不還,搶奪別人手機等等。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張導說她是一個令人作嘔的女人,說她弄髒了整個娛樂圈,話音剛落,劉曉慶就力捧張紀中,為這句話進行了一番潤色,說張鈺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許晴也為這些導演喊話,聲稱自己可以為這些導演作保,因為據她跟這些導演的來往與接觸,他們的人品絕對沒有問題。

在這一群人的聲音中,只有一個人的發聲與眾不同,他就是京圈「一哥」王塑,他意味深長地說道:「沒有人為弱者撐腰,弱者只能耍手段」。

狗入窮巷,必遭反噬。

張鈺自然是不甘心只有自己名聲盡毀的,一紙訴狀,將黃、張等人告上了法院。

面對莊嚴的法庭,以及張鈺出示的錄影帶證據,黃導雖然忐忑不安,但是他只承認了自己喝醉酒,事後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記得。

由于證據不足,黃導也因此蒙混過關。

這場平民演員和名導之間的公堂鬥法,結局一點都沒有出乎大眾預料,以張鈺失敗而告終。

在此之後,心有不甘的張鈺召開了一場記者發佈會,對外公佈了一份有「潛規則」歷史的13名導演,然而,媒體一邊倒的指責她是心機上位女,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不僅沒有獲得公眾同情,反而受到了更大的羞辱。

處于輿論中心的張鈺,憑藉這一樁大醜聞,也算「臭名遠揚」了,也因此收到了來自宋祖德的橄欖枝。

不過雖然兩人高調簽約了,但是或許因為老宋一人難敵十三,受業內各大導演的力壓,此事再無下文,張鈺在娛樂圈也再難立足。

沒能撕開娛樂圈的「遮羞布」,反而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張鈺只好離開京城,返回湖北老家。

2009年,張鈺嫁給了一個喜歡她多年的男人,對方曾經是一個很成功的商人,這個男人為了助力張鈺在娛樂圈立足,為她花了不少錢,還差點賠掉所有生意。

19年過去了,迷途知返的張鈺,終于懂得了及時止損的意義,結婚生子之後,再未踏足娛樂圈半步。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