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星們頻頻翻車,而費玉清「滿嘴汙段子」卻只愛過一人,都是男人做人差距如此之大

男星們頻頻翻車,而費玉清「滿嘴汙段子」卻只愛過一人,都是男人做人差距如此之大
2021/09/06
2021/09/06

費玉清是臺灣知名歌手,他是歌壇的老大哥,有過很多優秀的音樂作品,歌曲《一剪梅》、《夢駝鈴》、《相思比夢長》都是他的代表作品。他有一個別名叫「小哥」。

他于1977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他的事業巔峰期是八九十年代 ,讓他聲名鵲起的是歌曲《一剪梅》。當費玉清在舞臺上唱這首歌的時候,還用上了他獨具個性的招牌動作,就是頭往上抬45度,手往上舉。他得到了很多歌迷的喜歡,這首歌當時也是紅遍了大陸的大街小巷。

與此同時,費玉清也是一位出色的主持人,參與主持過「龍虎綜藝王」、「龍兄虎弟」、「飛上彩虹」等綜藝節目,還獲得過最佳綜藝主持人獎。

後來費玉清還和周杰倫一起演唱了一首歌,名字叫:《千里之外》,自那以後費玉清的名聲在兩岸三地又火了一把,還有一些明星也開始模仿他的演唱。

雖然費玉清在樂壇取得了很高的成就, 但是他並沒有只攻這一行, 他也開創了副業,幹起了主持人行業。其實要做一個合格的主持人,對有的人來說會比較容易,對有的人來說就會很難, 這是需要有天賦的,既要有幽默細胞,還要腦子轉的快,而費玉清恰好具有這兩個特質,所以他才能把主持人的工作做好,也讓很多人知道了他的主持人身份。

此前不久的時候,費玉清在面對媒體的時候公開說明,在辦完明年的最後一場演唱會後,他就會永久性的退出娛樂圈,這件事我們也能理解,如今的費玉清年齡已經很大了,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也不差錢了,因此費玉清也沒必要還呆在娛樂圈裡了,可以過自己清靜的生活了。但是費玉清的婚姻問題始終讓很多的網友感到不解。

費玉清在演唱會上對歌迷說:「我這個人一直安安分分唱歌,一不小心過了這麼多年,現在還是單身。」

台下的歌迷揮舞著螢光棒怒吼:「費玉清,我愛你!」

「啊?你愛我啊?」費玉清捂臉,有些嬌羞。

「可是我這個年紀可能不能給你足夠的性福。」說著,費玉清捂著嘴,「嘿嘿嘿」笑了起來。

費玉清現已不惑之年,仍然未婚。家裡寵物倒是養了不少,從養雞、養魚到養狗,一樣不少。外人看來未免老年寂寞,可憐得緊。

雖家產萬貫,可一把剃鬚刀,修修補補用了四十年。一條腰帶,也用了二十年。外人看來吝嗇得緊,可那物什裡,卻藏著他的念舊與深情。

很多人不知道,費玉清不婚的背後,藏了一段淒美的往事。年少之事,至今提起,費玉清仍然難以釋懷。

21歲那年,費玉清去日本演出。他步了父親的後塵,對20歲的日本姑娘安井千惠一見鍾情。安井千惠也對費玉清心動不已,兩人很快在一起,決意廝守終生。

兩人在臺灣舉行訂婚宴,雙方父母都在場。一切看起來很順利,費玉清以為自己要得到幸福,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他跌入谷底。

安井千惠的父親是個老頑固,他提出費玉清要放棄中國國籍,入贅到日本,給他當上門女婿。

愛情誠可貴,可在家國面前,愛情又算得了什麼。

安井千惠淚眼婆娑,求他先假意答應父親,事後她再去幫他說服父親。費玉清忍痛扒開安井千惠抓緊自己的手說: 「我不能答應你,我不能為了你,捨棄我的祖國。」

「小惠,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可是這並不是說,我不愛你了。」

費玉清毅然離開了訂婚現場,從此安井千惠小姐不再是戀人,已然成了陌路人。但安井千惠也成了他心口的一抹朱砂痣,她是誰也無法抹掉的一枚印記。

他重投歌唱事業,把對安井千惠的感情,注入到歌詞中。 《紅塵來去一場夢》唱的是屬于費玉清的遺憾:

「春去秋來四季倥傯,留不住又何必眷戀殘紅,紅塵來呀來,去呀去,都是一場夢。」

《相思比夢長》唱的是費玉清專屬的眷戀:「人海浮沉隨波逐浪各自風風雨雨寄盼,別問歸航把秋水望穿相思比夢還長,紛紛紅塵擾擾歲月用風霜把淚深藏,茫茫天涯走遍寂寞心酸,悠悠時光流轉再沒有青春能換滄桑。」

無論是對人還是對事業,費玉清都是最鍾情的。他的用情至深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業,也成就了他的人生。

山水相逢,終有一別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費玉清這棵樂壇常青樹也不例外。

2018年9月,費玉清寫了一封信給聽眾,宣告自己一年後將正式隱退。

信上,費玉清用娟秀的字跡和歌迷們道別:「當父母都去世後,我頓失了人生的歸屬,沒有了他們的關注與分享,絢麗的舞臺讓我感到更孤獨,掌聲也填補不了我的失落。演出的地點讓我觸景傷情。我知道是我該停下來的時候了。」

費玉清的父親去世,可他在大陸演出,無法趕回去見父親最後一面。這是他內心最大的遺憾與傷痛。

母親走後的兩年,費玉清還是無法走出喪母之痛。每次在臺上演出,費玉清就會想起母親對自己的叮囑:「你在臺上別老是站在一個地方不動啊,你這樣照顧不到另一邊的觀眾啊。」

「這麼多歌迷要跟你握手,你怎麼不好好跟人家握手啊。」

父母走後的每一場演唱會,費玉清總感覺父母依然在看著自己,幫自己在台下陪著觀眾。結束演出後,費玉清滿懷期待地下臺,卻發現,台下空無一人。

有網友說,讀《陳情表》的時候沒哭,讀費玉清的這封告別信哭了。

2019年,64歲的費玉清舉辦了一場世界巡迴告別演唱會,總票房突破2.2億人民幣。演唱會的最後一場在臺北小巨蛋舉行。費玉清在舞臺中央向歌迷鞠躬,感謝眾人:

「我也是一般人,總是會情緒起伏,百感交集,身為一個歌者,就是在尋覓他的知音,各位朋友,你們就是我的知音,謝謝大家。」

唱到《但願人長久》時,他一度哽咽落淚,幾乎唱不完整首歌。「原來離別這麼難說出口啊。」費玉清擦拭眼淚,深呼一口氣,唱出了最後一句: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費玉清不僅是一位歌手,他更像是一位服務者。整場演唱會上,他一直迴圈地說:「感謝您的聆聽」「讓您破費真的不好意思」「感謝您的欣賞」。每一首歌落幕,他都會九十度向台下鞠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