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住貧民區、領政府救濟金,邵氏「豔星」餘莎莉的落魄,令人心酸

住貧民區、領政府救濟金,邵氏「豔星」餘莎莉的落魄,令人心酸
2022/03/11
2022/03/11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她是《射雕英雄傳》裡的傻姑,也是現實生活中最傻的姑娘。

一代將門虎女,單純善良,卻接二連三的遇人不淑,淪為擺攤賣貨的小商販;了解她的故事,或許你會認真想想這樣一個問題:打敗天真的,究竟是世事無常還是沒文化?

1973年,當餘莎莉參加香港小姐競選時,提及自己的家世背景,周圍人無不為她心生歎息。

余莎莉的父親余程萬,民國時期是駐守雲南的軍長,由于治軍有方,恰逢內部矛盾不斷,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余程萬故此遭人妒忌排擠。

一生孤傲,不堪其擾,後來棄軍從商,余程萬帶著一家老小,來到香港這個繁華之地做生意。

民以食為天,余程萬選擇了經營米麵糧油的生意,精于鑽營的父親,將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日進鬥金的收入,讓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很滋潤。

作為二房太太所生的女兒,余莎莉從小就深受父母疼愛,受母親影響,除了整日打扮漂亮以外,她自幼不喜讀書,一不小心,就混成了虛有其表的繡花枕頭。

常言道:「家有賢妻,夫不遭橫事」。母親的漂亮招搖,余家的豐厚家產,很快就吸引了一群劫匪的注意。

1955年8月27日,餘家遭遇劫匪搶劫,好心的鄰居幫忙報了警,在一片混戰之中,余程萬不幸遇難,只留下餘莎莉母女相依為命。

失去了家裡的頂樑柱,余家很快家道中落,當餘莎莉出落成大姑娘模樣時,家裡窮得都快揭不開鍋了。

沒有一技之長,又沒啥文化的餘莎莉,只能做一些底層的工作謀生,賺得一些微薄收入,貼補家用。

直到某一天,身邊讚美餘莎莉漂亮的街坊四鄰越來越多,歎息她不參加選美比賽的聲音,也漸漸地不絕于耳。

餘莎莉便動了這個心思,細細思量之後,決定參加比賽,進入娛樂圈爭名奪利;畢竟這個行業,並不需要啥文化,只要原始本錢給力就行。

心思單純的餘莎莉,就這樣一腳踏入了娛樂圈的大門,憑藉美麗的臉蛋,豐滿、妖嬈的身材,很快就吸引了一個人的注意,這個人就是邵氏的導演李翰祥。

憑藉多年的從業眼光,李翰祥一眼就認定,餘莎莉會將他的風月片拍火,因為餘莎莉的長相,和傳說中的「狐狸精」太相符了。

一雙迷死人的桃花眼,極具誘惑力的嘟嘟唇,再加上青春無敵的妖嬈身材,這樣的女孩子,若是不拍風月片,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李翰祥看中了餘莎莉,後來了解到了她的身世和難處之後,也極盡維護;在他的照顧下,餘莎莉在光怪陸離的娛樂圈,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委屈。

雖然憑藉港姐競選獲得了一些小名氣,但是由于沒有背景、也沒有人脈,餘莎莉想要在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娛樂圈,獲得拍戲的機會,難如登天。

彼時的風月片大行其道,雖然這種電影屬于不夠檔次的「媚俗」之作,但因其上座率高、回報率大,所以給演員的片酬也相當豐厚。

當李翰祥邀請餘莎莉拍風月影片《騙財騙色》時,面對巨大的金錢誘惑,這個文化基礎差,心思單純的姑娘,便這樣急匆匆地進入了劇組。

但是,當正式開拍的時候,餘莎莉傻眼了,原來按照劇本要求,餘莎莉扮演的總經理「情婦」,要與男主角谷峰上演一段親密的戲。

既然簽了合約,就不能違約,餘莎莉就這樣硬著頭皮,違心地拍起了風月片。

這部電影一經上映後,反響空前;當不懷好意的男人,用[猥.褻]的目光盯著餘莎莉,上下打量時,餘莎莉終于明白,她雖然腰包鼓了,但是名聲卻壞了。

如同壁虎斷尾求生的本能,既然面子這條尾巴已經被斬斷了,懊悔和眼淚是沒啥用處的,雖然這條路「污穢」不堪,但是只要能讓家人過上久違的富足生活,餘莎莉也只能孤勇前行。

想通了之後,餘莎莉的演出風格,也越來越大膽。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脈的武林高手一樣。後來在參演《應召名冊》時,她扮演的白小曼,讓同道中人難以望其項背,成為邵氏當紅的一線「風月」女星。

然而,脫下戲裝,回到家裡,她依然是那個心思單純的天真小孩;她把自己捂在被窩裡嗷嗷痛哭,這份恥辱的收入,並沒有讓她獲得任何快樂,反而成為她心中的一塊巨石,不知何時才能卸下。

「豔星」之路,一旦有了開始,就如同上滿發條的機器,隨著時間晃晃蕩蕩,而姑娘長大了,總是要嫁人、成家的。

然爾,滿眼望去,追求她的男人的確不少,但是從那些虎視眈眈的目光中,她看不到任何的真心,只能感受到深深的「貪婪」。

直到某一天,餘莎莉將自己的所思所想,傾述給與她同病相憐的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也是靠拍風月片謀生的,他就是詹森,兩個人因為搭檔參演《沾花惹草》時相識相戀。

這個比她年長20歲的男人,成熟穩重,對她體貼入微,這讓餘莎莉找到了一種缺失已久的感情,直到若干年之後,她才醒悟,這份感情,更像是幼年時在父親身邊撒嬌的感覺。

然而,那個時候,她太渴望這份溫暖了,甚至想要這種感覺成為永恆。

于是,她不顧母親反對,毅然決然地嫁給了這個老男人,把一個女孩子最寶貴的東西,全部交給了他,而他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結婚之後,對她更加寵愛。

彼時的餘莎莉,如同一隻快樂幸福的小鳥,每天嘰嘰喳喳地笑個不停;在片場的劇組人員,都能感受到她發自內心的快樂,所有人都驚歎她的變化,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這樣的她。

在老公的指點下,餘莎莉也開始嘗試改變,她與導演和劇組人員儘量搞好關係,終于爭取到一部參演正劇的機會。

1978年,餘莎莉在《射雕英雄傳續集》中扮演傻姑,然而,這個角色並非是主角,戲份也並不多,如同曇花一現,並沒有讓觀眾產生太深刻的印象,相較于她塑造的「豔星」形象,人們 還是更喜歡看後者。

本是清蓮想出塵,卻成落花碾為泥,或許這就是她當時的內心寫照吧。

當她重新開始拍「風月影片」的時候,一向對她疼愛有加的老公卻變了臉,因無法忍受戲中的 她,與別的男人親密接觸,嫉妒之火越燒越旺,口不擇言的情況時有發生。

余莎莉原本想找一個為自己遮風擋雨的男人,結果卻發現,這世間最大的風雨,卻來自枕邊最親密的愛人;痛徹心扉之後,是失望與放棄,她提出了失婚,詹森也沒有挽留。或許,這段為期五年的婚姻,因為爭吵多于甜蜜,兩個人,都感到累了。

身心俱疲的餘莎莉,很快就讓一個別有居心的男人看中了,這個男人知道余莎莉恢復單身之後,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沒有防人之心的餘莎莉,自然不清楚,這個男人並非看中了她這個人,而是看中了她的萬貫家財。

看走眼的餘莎莉,自從和這個男人結婚之後,就厄運連連。

男人嗜賭成性,將她的大部分家產輸了個精光,而餘莎莉為了撈回這些損失,原本沒有太多文化的她,偏偏又誤信人言,將大量資金投入到了炒股和炒黃金當中,不懂得投資理財的她,本就是一個外行,自然虧得滿盤皆輸,兩口子互相埋怨,日子也過得雞飛狗跳。

1996年,餘莎莉決定放手一搏,將名下兩套房產變賣,籌集了400萬資金,投資拍攝了一部電影,叫《血腥Friday》,這部電影上映之後,票房收入如同片名一樣,相當「血腥慘烈」,虧得一塌糊塗。

而彼時餘莎莉的二婚老公,已然知曉她的大勢已去,將家中所剩不多的金銀細軟,和現金席捲一空,棄她而去。從此之後,音信全無。

此時的餘莎莉,已經是人老珠黃的婦人,復出拍風月片是不可能了,若是有演技的正戲演員,或許還有大把的拍戲機會,偏偏她又是「豔星」出身,正戲的角色,又沒有哪個導演敢用她,交情歸交情,誰也不敢拿票房業績冒險。

萬般無奈之下,被生活毒打的餘莎莉,為了將兒子撫養成人,只好幹起了擺地攤賣貨的行當。

她在蘭桂芳附近賣一些假珠寶,因為收入太少,她每個月都要領取政府的救濟金,雖然每個月只有2000港幣的援助,但是她已經很知足了。

後來,當記者採訪她時,了解到她的住處在貧民區,經常有蟑螂老鼠出沒,但是即使過得如此窮困潦倒,餘莎莉臉上的笑容卻讓人印象深刻。

望著她佝僂老朽的身姿,曾經有人困惑不已地問她,生活這麼艱難,你為什麼還這麼開心?

餘莎莉回答:「因為過去的事,我都不記得了」。

媒體這樣評價餘莎莉的一生:「經歷了世事滄桑,她終究還是活成了最真實的模樣」。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作者刪除。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