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蔡幸娟的坎坷情史,以及兩個「護花使者」

蔡幸娟的坎坷情史,以及兩個「護花使者」
2021/11/26
2021/11/26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前妻與有婦之夫在酒店密會,拖鞋照被媒體拍到證實,前夫居然替她打抱不平,怒責媒體多管閒事,有婦之夫也不甘示弱,聲明將無限期保留追究相關媒體的法律問責權。

這個女人,究竟有何魅力?讓一個男人余情未了,另一個男人不顧家中糟糠之妻的感受,搶著充當護花使者?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這個被台媒稱為小鄧麗君的女人,蔡幸娟的故事。

提起蔡幸娟,不由得讓人想起那首著名的《問情》,當年有多少人看過《戲說乾隆》?就有多少人對這首歌記憶深刻。

一首盪氣迴腸的情歌,被她演繹得百轉千回,成為一代人的青春記憶,也為她的成名作再添一筆絢麗的色彩。

如果鄧麗君的嗓音是被天使吻過的,那麼,蔡幸娟的嗓音就是被鄧麗君香魂附體過的。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蔡幸娟的成名史,與她苦澀的童年經歷息息相關。

1966年的台南,一戶音樂世家喜添千金,她就是蔡幸娟。

受父母的影響,蔡幸娟從小就精通樂理,也因此練就了一副天籟之音的好嗓子。

不幸中的萬幸,父親只教會了女兒怎麼唱歌,但是沒教會她怎麼賭博,因為父親的嗜賭如命,蔡家債臺高築。

為了躲避債主討債,蔡家經常搬家成為一種常態,童年時期的蔡幸娟,跟著爸爸一起,過著一種躲貓貓的生活。

因為童年時居無定所的經歷,蔡幸娟從小到大,一直極度缺乏安全感。

別人家的孩子,想的是成名要趁早,蔡家的孩子,想的是賺錢要趁早,于是,蔡幸娟6歲那年就登上了舞臺。

雖然作為剛剛出道的小童星,她賺的錢並不多,但是賺個便當錢還是有的。

梅花香自苦寒來,寶劍鋒從磨礪出。

1975年,一首《王昭君》在台南七縣歌唱大賽上橫空出世,驚豔全場,演唱者,正是年僅9歲的蔡幸娟。

機會都是給有實力的人準備的。

五年後,蔡幸娟的好聲音,被臺灣音樂人黃仁清看中,將其招攬至新聲唱片公司做歌手。

于是,14歲的蔡幸娟就擁有了第一張個人專輯《東方雲雀蔡幸娟》。

當時很多人都抱著好奇心去買這張專輯,一個14歲的女孩子憑啥口氣那麼大,將自己的聲音比喻成雲雀之音?

結果可想而知,憑藉這張專輯中的《夏之旅》,蔡幸娟一炮而紅,力壓當時憑藉《就是溜溜的她》走紅的鳳飛飛,霸佔綜藝100金曲榜冠軍長達半年之久。

當年天津文藝廣播曾經這樣描述她的聲音:「甜美清新的歌喉,與她的外形相得益彰,這個女孩子的聲音,如同空谷幽蘭一般難得」。

正因為相由心生,憑藉歌聲打開星途的蔡幸娟,也獲得了影視圈向她投來的邀請函。

1982年,16歲的蔡幸娟出演了自己的大銀幕處女作《男女合班》,並且為影片主題曲《我們曾在一起》一展歌喉。

在此之後,臺灣影視圈裡的金曲主題歌,幾乎全部由蔡幸娟包攬懷中。

80、90年代的臺灣影視金曲榜,蔡幸娟幾乎佔據了半壁江山。

如果說1983年的《星星知我心》讓她紅遍兩岸三地,那麼之後的《問情》則成為她的封后之作。

90年代,瓊瑤帶著她的《梅花三弄》縱橫內地影視圈的時候,對蔡幸娟的歌聲也是讚賞有加的,因此才把《水雲間》中的《我心已許》拜託她來演繹。

蔡幸娟事業巔峰期,總共出了30多張專輯,每一張的銷量都讓業內歎為觀止。

1995年,鄧麗君不幸離世,為了向這位歌壇天后致敬,蔡幸娟也參加了追悼晚會,並且演唱了鄧麗君的經典歌曲。

憑藉幾乎還原原唱的嗓音,蔡幸娟也被媒體評價為「小鄧麗君」。

然而,再美的嗓音也換不來情場上的一帆風順。

上天賜給了蔡幸娟名和利,卻讓她用情路坎坷來交換。

女人事業搞得再好,也不如嫁得好來得實在。

蔡幸娟憑藉一己之力,幫爸爸還清了賭債之後,她開始考慮嫁夫生子這件大事了。

因為童年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所以蔡幸娟對于安全感的理解,就是嫁一個有錢的老公。

為了給自己的下一代找一個有錢的爸爸,保證孩子未來的衣食無憂,蔡幸娟選擇了一個搞服裝生意的男人,兩個人談了一段時間戀愛。

不知道對方是否有娛樂圈的女人都不靠譜的想法,總之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後,這個男人卻轉身娶了別人。

男友結婚了,新娘卻不是我,蔡幸娟沒有料到電影裡的劇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正當蔡幸娟因為失戀備受打擊之時,她的真命天子卻悄然出現了。

某一次,蔡幸娟受邀來到內地演出,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臺灣綜藝節目製作人謝孔中。

由于蔡幸娟對內地並不熟悉,路癡的她,因為買不到安徽到長沙的機票犯難之際,謝孔中幫她解決了這個小麻煩,彼此眼神相對之時,曖昧的情愫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在謝孔中的眼中,蔡幸娟雖然是一個成熟女子的外形,內心卻跟一個小孩子一樣天真單純。

據謝孔中回憶兩人交往的細節,某一次他陪同蔡幸娟去一家酒店找一個馬來西亞音樂製作人談合作,當時是半夜時分,他將其送到樓下,目送她上樓之後,就在車裡等她,越等越覺得不對勁兒,他突然意識到,如果這個時候有狗仔跟拍蔡幸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不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嗎?

也是在那個時候,謝孔中才發覺,這個女人單純得像一個傻子一樣,因為只有傻子才沒有防人之心。

從那個時候起,謝孔中發誓一定要娶她為妻,保護她一生一世,不讓任何人欺負她。

2003年,謝孔中迎娶了蔡幸娟,兩人婚後生下一女,最初的那幾年,圍城裡的生活還算相處和諧,但是再美好的婚姻,也經不起俗世的消磨。

由于謝孔中忙于工作,並且把事業重心集中在了更具發展潛力的內地,夫妻二人聚少離多,蔡幸娟幾乎是以一己之力,一邊帶孩子,一邊搞事業。

對于蔡幸娟來說,這段喪偶式的婚姻味同嚼蠟,再也沒有意義了。

感情走到地老天荒最動人,若是走到可有可無之時,那就是一把無影刀,絕情劍的鋒刃傷人了。

于是,還沒有到七年之癢,這段婚姻就在第五個年頭戛然而止。兩個人離婚之後,因為對前妻以及孩子付出太少,一直耿耿于懷的謝孔中,對于他而言,前妻絕對不是他衣襟上曾經的一粒飯黏子,而是他舊情難忘的白月光。

然而,寡婦門前是非多,單身女子緋聞多,月光能令前夫念念不忘,也能令他人心生遐想。

2009年,兩人離婚之後不久,台媒就爆料出蔡幸娟與有婦之夫的王文堯酒店密會的新聞。

一石激起千層浪,王文堯並非泛泛之輩,他可是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在的二房長子。

老爺子聽聞此事辱沒門楣,怒氣攻心之下,將其禁足在家中,打入了冷宮。

與王永在的反應不同,謝孔中根據自己的判斷,他相信前妻的為人,絕不是那種當「三」的女人,拍案而起的他,怒責台媒亂扣帽子。

王文堯看人家前夫這麼給力,自己也不能差事啊!于是也對台媒曉之以理:「我會追究你們侵犯我們名譽的法律責任」。

不過台媒也挺委屈的,我們拍到什麼自然就發表什麼呀!

據台媒爆料,他們拍到蔡幸娟與王文堯在情人節前夕,連續10天之內見了三次面,每一次都是長達幾個小時左右,期間蔡幸娟還穿著拖鞋出入房門,神色緊張,小心謹慎的樣子,難道是我們媒體看錯了?我們可是有圖為證的。

關于這一點,人家前夫也是有過求證的,據謝孔中回應媒體稱:「他從內地回台之後,剛下飛機就收到這麼大的禮物,讓他深感震撼,因為越看越生氣,也曾打電話問詢過前妻,搞出這麼大的事,我女兒怎麼辦」?

不過蔡幸娟則回答,我又沒搞事情,見面的時候也不是孤男寡女,身邊還有工作人員,大家在談工作。

了解了前因後果之後,謝孔中轉身就對台媒開火:「不要看圖說話好嗎?因為離婚之後,她的心情一直不好,經常找朋友談事情,所以大家不要誤會,女兒還小,媽媽搞出這麼大的緋聞,孩子以後怎麼辦」?

護妻護子之心,已經昭然若揭了,若非舊情難了,又怎麼會這麼在意呢?

據悉,謝孔中跟蔡幸娟雖然扯了離婚證,但是兩人依舊以朋友的身份來往,這樣藕斷絲連的感情,或許更適合他們吧?

也許,換一種方式,感情才能天長地久,守護的方式不是只有身陷圍城才能做到。

若是真愛,又何懼市井流言的考驗?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