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憑藉80多部影片,奠定「風月教父」地位,曹查理的雙面人生

憑藉80多部影片,奠定「風月教父」地位,曹查理的雙面人生
2022/02/07
2022/02/07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你知道嗎?張智霖有一個表裡不一的舅舅,斯文敗類這個形容詞,就是因為他廣泛流傳的,作為風月片教父,舅舅憑藉扮演各種渣男,在帥哥集中營的娛樂圈,殺出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穩坐「渣男一哥」的寶座,這位舅舅,就是曹查理。

出生于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香港,曹查理作為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自幼就見慣了街頭小混混仗勢欺人,狐假虎威的小人嘴臉,出于人之初,性本善的天性,年僅七、八歲的孩童,對那些被打壓的弱者萌生了強烈的同情心,從那時起,曹查理就發誓,長大以後,一定要當一個除暴安良的好員警。

然而,骨感的現實卻打敗了美好的理想,父母用身邊朋友的現實例子,告訴了他一個真相,香港沒有回歸之前,員警在這個時代背景下是不好當的,想要活得有裡有面,腰包裡必須有錢,這才是最現實的。

在父母的一番深刻教育之下,曹查理打消了當員警的念頭。

1969年,高中畢業的曹查理並沒有考上大學,他也沒心思再復讀,跟很多普通香港青年的選擇一樣,他在一家冷氣廠找了一個臨時的活兒。

臨時工微薄的薪水,無法滿足渴望腰纏萬貫的夢想,曹查理在身邊工友的影響下,漸漸沉迷上了玩股票,沒想到卻因此淪為資本收割的韭菜,不僅沒賺到錢,反而債臺高築。

走投無路之下,他在一家凍肉公司找了一個討債的活兒,後來在做客某檔綜藝節目時,曹查理回憶道:「當時好幾家大公司都是我去收賬的,好幾條介面上都是我的人」。

別人收賬都是帶著小弟去收,但是曹查理憑藉一張可以把唐僧說崩潰的嘴,硬是讓欠債的人服軟認輸,乖乖清賬。

這個時候的曹查理,突然理解了童年時痛恨的那些小混混,若非生活所迫,誰願意當惡人呢?

這樣混不吝的日子就這樣一晃而過,曹查理也從一個稚嫩的小帥哥變成了社會閱歷資深的中年阿貝。

家裡有個一大把年紀的兒子,父母自然催婚催得緊,老兩口渴望抱孫子的心情也日益迫切。

曹查理只好把自己打扮得衣冠楚楚,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裝扮成一個斯文書生的模樣,憑藉這樣一副風流倜儻的外表,曹查理的桃花運也接踵而來,不過他的女朋友還是換得比較勤的,因為對方一旦了解他的底牌之後,還真沒膽量跟他繼續來往,更別提與他結婚生子了。

直到這個時候,曹查理才意識到,自己的工作是一個不入流的行業,雖然賺得不少,但是沒有社會地位。

為了躋身上流社會,沒學問沒有特長的曹查理,只能靠原始本錢吃飯了。

憑藉高大帥氣的外表,曹查理找到了一個平面模特的工作,第一支廣告就是給著名的洋酒公司軒尼詩拍廣告,正是因為憑藉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廣告模特形象,他被亞視看中,成為麾下效力的簽約演員。

年近30才進娛樂圈,這樣一個大齡男藝人,演藝圈為啥還要呢?

原來,上個世紀90年代,風月片在港大行其道,內地的錄影廳生意也因此搞得如火如荼,市場需求量如此之大,製片廠自然忙得團團轉。

風月片離不開各種類型的渣男,但是稍微長得好看些的男藝人,都不願意扮演這樣的衣冠禽獸,正當亞視為此頭疼不已之時,恰好發現了曹查理。

于是,曹查理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順,憑藉80多部作品,成為霸屏錄影廳的「渣男一哥」。

曹查理的處女作,就讓廣大觀眾見識到了何為斯文敗類。

《82家房客》當中,他身穿一套白色西裝,戴著一副金邊眼鏡,如同現實版的白馬王子一般,然而,當一個美女從他身邊走過,他那一雙[猥.褻]的小眼神,卻出賣了他齷齪的內心世界,正是這樣一個細節表演,曹查理將斯文敗類這個形象,深深的刻畫在了觀眾心中。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但是男人要是壞到了極致,甚至會引來大哥的關注,這個人,就是成龍。

眾所周知,雖然成龍在現實生活中又立又當,拿所有男人做擋箭牌,聲稱自己是「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但是在大螢幕上,他還是喜歡扮演各種除暴安良的好人的角色,尤其喜歡扮演曹查理做夢都想當的員警。

于是,我們在《員警故事》中,看到了成龍跟曹查理搭檔,組合成正義與邪惡對弈的CP,成龍手裡拿著警官證,正義凜然的對一群壞人拳打腳踢。

而笑得一臉邪氣的曹查理,他面對張曼玉指責他是人渣的時候,滿臉無賴地說著臺詞:「你說錯了,我是人渣中的人渣」,這樣鮮明的對比,將成龍的高大上形象襯托得光芒萬丈。

周星馳看到成龍選對了人,自然不甘落後,很快就找到曹查理,讓他在自己主演的電影《整蠱專家》中給自己當綠葉。

于是,當曹查理說出那句「[淫.賤]不能移」的諧音梗時,影院裡一片哄堂大笑。

憑藉這些金牌綠葉形象,曹查理賺得盆滿缽滿,終于在香港回歸之前,娶到了一個加拿大籍的女孩子做太太,畢竟是在國外長大受西式教育影響的女子,女方並不沒有嫌棄他的「渣哥」形象,但是後來因為曹查理還是戒不掉炒股的嗜好,女方既不敢給他生孩子,也不想跟他繼續渾渾噩噩的混日子,一氣之下,跑到國外去了,事到如今,兩人個已經分居長達25年了,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如同兩個小孩子在慪氣一般,曹查理本人接受娛記採訪時,也曾笑談:「我們誰都不搭理誰,就這樣拖著」。

媳婦兒雖然氣跑了,曹查理依舊沒改掉那些壞毛病,兜裡沒錢了,他就拍起了更賺錢的風月片。

90年代初期,曹查理就曾經拍過不少風月片,彼時圈裡有一個女人,為了幫母親還賭債,不得不瘋狂拍風月片,這個女人就是陳寶蓮。

于是,兩個都急需用錢的男女演員,就這樣經常被導演組合成CP拍戲。

因為拍風月片的女演員,多數都是因為生活所迫才出此下策的,所以曹查理對這些女子充滿了憐憫之心,拍戲的時候,為了避免接觸到女演員的敏感部位,他都是借位拍戲的,但是又得讓觀眾產生錯覺,讓導演滿意,因此每次拍親密戲都搞得滿頭大汗,惹得女演員也跟著受累。

在拍攝《三劍俠與飛機妹》的時候,日本AV女演員大友梨奈實在折騰不過他,甚至提出這樣的要求:「查理,要不我們來真的吧?你這麼搞,真的好累啊」!

但是曹查理堅決不肯,他可不想砸了自己坐懷不亂的名聲。

憑藉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藝德,找他拍風月片的劇組絡繹不絕。

這段時期的作品,被不少觀眾津津樂道的電影有《我為卿狂》《卿本佳人》以及《情不自禁》等。

值得一提的是,由他跟陳寶蓮搭檔合作的《奸魔》這部電影,當年曾經是錄影廳上座率最高的作品。

因為這部電影中含有大量的香豔鏡頭,極大地滿足了青春期宅男的幻想,曹查理也成為萬千宅男們羡慕的對象。

不過,曹查理扮演的角色雖然渣,現實生活中他卻潔身自好,娛樂圈裡關于他的桃色緋聞也相當少。

憑藉參演的大量風月片,曹查理一度被業內稱之為「風月片皇帝」,曹查理最風光的時候,每個月都能有三、四百萬的進賬,若是他懂得投資理財,將這些錢投資在房地產市場上,在90年代的時候,他在深圳能買好多套房子,只可惜,那個時候的他,財商不高,一心沉迷于炒股,花錢還大手大腳,因此並沒有存下多少積蓄。

隨著港片市場的不景氣,年齡漸長的曹查理,事業漸漸江河日下,除此之外,親戚朋友對他拍風月片這件事也嗤之以鼻,連他的親外甥張智霖都很少對外人提及這個舅舅。

最近幾年,曹查理在內地一直很活躍,為了賺些生活費,他還跟圈內好友陳市搭檔,兩個人組合成CP,經常出入內地的一些酒吧、夜總會這些並不太高級的地方,說一些讓人羞羞的葷段子,賺得一些出場費,雖然是過氣明星,但是相較于其他人的酬勞,曹查理的要價並不高,一場只收老闆1萬2的演出費,這樣算下來,一個月收入十多萬也算不錯了。

如今72歲的曹查理,日子雖然過得很淡,但是精神狀態卻很好,沒事兒的時候,就去看賽馬,也會賭些小錢兒,雖然一個人的生活過得很寂寞,但是他卻似乎並不在意。

一代「渣哥」,曾經風光無限過,雖然他的那些高光時刻,並不光彩,但是在魚龍混雜的娛樂圈,卻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這樣的男演員,原本就很少見,一個堅守底線的港片老藝人,光憑這一點,就值得給他點一個贊。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