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入豪門深似海,兩姐妹共嫁一夫,邱德根晚年眾叛親離、女兒破產

一入豪門深似海,兩姐妹共嫁一夫,邱德根晚年眾叛親離、女兒破產
2022/02/28
2022/02/28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古羅馬哲學家考利認為,金錢會使家庭不和;會讓兄弟姐妹反目成仇;會讓友誼破裂;會讓一個國家內訌......

然而,值得思考的是,究竟是金錢的錯?還是欲望的錯?通過了解遠東集團邱德根的富豪之家,不難找到答案。

1925年的上海,正值霍亂,恰在此時,一戶小商販喜添貴子,邱德根在此時出生,雖然令邱家父母喜上眉梢,但是隨即就發了愁,家裡多了一張嘴,而此時的物價卻節節攀升。

然而,寒門孝子力爭上游的骨氣,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滋養出來的。

因為家裡窮得叮噹響,邱德根中學沒念完就開始了四處打工的生活。

15歲那年,邱德根在電影院找到了一份打雜的活兒,上海人的精明是由來已久的,通過接觸電影以及身邊的廣大觀眾,邱德根也因此見多識廣。

年少時期的邱德根,最大的心願是積沙成塔,盤下一家屬于自己的電影院,這樣自己就能脫離打工仔行列,成為大老闆了。

為了實現這個願望,邱德根勤儉節約,幾年之後,終于存夠了第一桶創業基金。

雖然買下一家影院是不可能的,但是租一家的錢還是夠用的,邱德根將「大都會」影院租下來之後,憑藉敏銳的商業觸覺,多年打工積攢的經驗,引進了不少觀眾喜愛的影片,影院的生意做得紅紅火火。

年輕有為的高富帥,是不愁沒有姑娘喜歡的,沒過多年,邱德根就娶媳婦了,不過岳丈家的門檻不是一般的高,邱德根的這位老泰山,曾經在汪精衛麾下效力。

1950年,此時的新中國剛剛建立,到處都在抓破壞社會穩定和諧的特務,而恰在此時,邱德根的媳婦裘錦蘭懷有身孕,邱德根深怕岳父一家牽連自己,考慮到一家老小的安全,他舉家南遷至香港定居。

初到香港的那幾年,邱德根在商界,是被人嘲笑來自內地小赤佬的存在,然而,人不可貌相,深耕細作了10年時間,邱德根佔領了香港農村的各大影院市場,等到那些自負清高的同行們醒悟過來,農村市場也能大有可為,卻為時已晚。

憑藉搶佔先手的圍棋手法,在此之後,邱德根繼續擴張自己的商業版圖,將生意不斷滲透到其他領域,如遊樂場、酒店、旅遊業、傳媒等等,若干年後,邱德根將這些產業進行整合,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並且將名下的遠東酒店成功上市。

邱家在香港的生意越做越大,遠在上海的小姨子裘錦蘭也投奔而來,因為老泰山在內地的特殊背景,確實不適合在上海居住。

有人說,商人是可以商量的人;生意人,是生出很多主意的人,這話一點沒錯。

當電視機在香港普及的時候,邱德根突然意識到商機的出現,他當機立斷,很快就收購了「麗的電視臺」,之後改名為「亞洲電視臺」,80年代的時候,亞視製作了不少經典劇集,例如《霍元甲》、《秦始皇》、《武則天》等等。

運籌帷幄三十載,邱德根成為百億富豪,跟李嘉誠已經能夠平起平坐了。

然而,邱德根雖然在做生意方面天賦異稟,但是自家後花園的治理上,卻差強人意。

原來,早在1964年的時候,邱德根應朋友邀請,原本是想去參加一場電影節,沒想到因為生意纏身,無暇前往,不想辜負友人美意,只好讓夫人裘錦蘭代勞,沒想到卻親手將媳婦送上了死亡之旅。

裘錦蘭乘坐的航班在返回香港途中,不幸遭遇空難,令邱德根痛不欲生,為了紀念結髮妻子,邱德根取妻子名字中的秋字,分別創建了英文書院、秋園、錦秋橋等等。

偌大一份家業,後院無人打理,家中五個幼子無人管教,管家又不敢大包大攬,生怕被主人埋怨,有事沒事就向他請教如何管教孩子。

面對焦頭爛額的姐夫,裘錦蘭心生不忍,主動提出照顧內宅瑣事,這讓邱德根感激不已,由于兩人因為孩子的事情經常溝通,兩人竟然日久生情。

後經岳父同意之後,邱德根將小姨子娶進門,做了繼室。

雖然邱家大房有五子,但是畢竟小姨子是個黃花大閨女,她也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二房又添了三子,然而,這卻為日後大房與二房爭奪家產,埋下了禍因。

邱家8個子女當中,只有一個千金大小姐,她就是邱美琪,獨受父母專寵的邱美琪,她的品味與眾不同,用不食人間煙火的閑雲野鶴來形容她,並不為過,然而,這樣的性格在日後的爭產大戰中,註定是吃虧的。

1983年,邱德根為愛女在清水灣買下一塊地皮,投資157萬興建了一幢別墅,裝修風格也是依照邱美琪喜歡的藝術風格裝修。

這幢別墅的地理位置相當不錯,依山傍水的環境中,特別適合文藝女青年居住,獨居在此的邱美琪,還養了幾隻價值不菲的愛寵。

由于別墅的占地面積不小,打理這套房子就要雇傭好幾個工人,所以日常開銷並不小,但是邱德根在世的時候,這些事情是無需大小姐操心的。

然而,等到邱德根晚年的時候,隨著他身體的每況愈下,大房與二房子女之間的矛盾也愈發明顯。

原來,邱德根打算讓裘錦蘭的孩子繼承自己的事業,讓原配裘錦秋的孩子們繼承家業,但是這樣的安排,大房的孩子們是堅決反對的,正如《歡樂頌》中,曲筱綃的分析是一樣的:會下金蛋的雞,跟金蛋是不一樣的,當然產業比家業重要啊!

所以大房與二房之爭,如同城門失火一般,那是早晚的事兒,但是讓邱美琪沒想到的是,作為邱家最受寵的一個孩子,她的結局卻相當的慘,在這場豪門爭鬥中,她成了那條被殃及的魚。

1990年,邱德根因為患上老年癡呆之後,一向對他溫婉貼心的邱錦蘭卻變了臉,不僅不精心照顧他,還跟自己的三個兒子謀算他的產業。

大房子女對于父親多年偏心二房的孩子,早已心生不滿,而邱美琪此時最大的苦惱,是因為她赫然發現,自己的房子,竟然並不屬于自己。

原來,邱德根或許出于女生外向的考慮,深怕未來的女婿算計女兒,因此留了一個心眼,將那套別墅的產權並沒有交到女兒手裡,而是算在了邱家產業當中。

按理說,這麼安排也沒啥太大毛病,但是等到邱德根患上老年癡呆之後,大家都在忙著爭奪家產,誰會顧得上邱美琪的這檔事呢?

正當全家人都在各自關注自己的利益,計算自己的得失之時,邱德根卻獨自跟病魔作鬥爭。

2015年,90歲高齡的邱德根,因為身邊無人照顧,在自己獨居的屋內不慎摔倒,後被送到醫院之後,因為搶救不及時離開人世,一代商業奇才以孤苦伶仃的方式去世,不禁讓人不寒而慄,再多的錢,也沒有換來人間的一絲真情。

邱德根去世之後,家中遺留下共計數十億的遺產,裘錦蘭作為他的遺孀,順理成章地成為這筆遺產的管理人。

深謀遠慮的大房長子邱達昌,早在父親邱德根在世之時,就已經瓜分到了最大的利益,他掌管的遠東集團,股權市值高達65億,自家女兒邱詠賢在九龍塘購入的一棟豪宅,價值2個億。

傻白甜的邱美琪,由于生性淡泊,一直被家中兄弟姐妹寵愛多年,再加上她經常獨居在外,並沒有看透至親骨肉之間隱藏多年的虛偽與冷漠,直到父親邱德根去世後,她才發現了自己的生存危機。

原來,裘錦蘭作為遺產的管理人,她並不著急分配遺產,原因就在于大家都不缺錢花,但是如果太早分配下去,有些她不想分配的資源又不想讓大房子女輕易得手,所以她一直不撒手。

但是這樣拖下去的後果,對于邱美琪來說卻是很難忍受的,因為她居住的大宅只有居住權,也就是說,她是沒有權賣掉那套房子的,再加上別墅內的所有花銷跟費用,之前都是邱德根生支付的。

老爺子走了之後,傭人跟她討要工資,寵物狗的花費也並不少,而她的衣食住行,也沒有保障,雖然她在自家哥哥的集團內打工,但是大哥卻充分繼承了老爺子在世時的節儉之風,每個月只給她4萬元的薪水,但是這些錢根本不夠她支付大宅的費用。

日子過得捉襟見肘,邱美琪只好拆東牆補西牆。

2017年,邱美琪將這套豪宅以抵押貸款的形式,共借到了近1個億的零花錢,以作日常開銷所用。

然而,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入不敷出的生活,終究是維持不了長久的,當債權人向她催討欠款時,這位富家千金卻拿不出來錢,只能出售房子,但是她卻並不是這套房子的所有人,所以在售賣環節當中,她也沒少受到家人的排擠與指責。

因為繼母將分配遺產的事一拖再拖,邱美琪只能宣告破產,一代富家之女,淪落為負家之女,其中滋味與辛酸苦楚,想必只有她一人明瞭。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古人早已看破人心,參透人性。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