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鹿晗戀愛這五年,滄海桑田,昔日頂流到底發生了什麼?

鹿晗戀愛這五年,滄海桑田,昔日頂流到底發生了什麼?
2022/10/27
2022/10/27

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可能會被輕易得到的人又輕易舍棄。電影《甲方乙方》中,徐帆飾演的女明星為聲名所累,就想過普通人的生活。而一旦葛優宣布其息影,即便不挑戲、不要錢,也是大勢已去,只能抱著金雞獎杯徒然嗟嘆了。

別人都是「好夢一日游」,就她是不可逆的。這樣一想,女明星真該把這公司告到傾家蕩產。然而正如馬爾克斯所說,駕馭名氣猶如駕駛大型噴氣式客機,是個無比精細活兒。誰又能對名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想自由就自由,想頂流就頂流呢?

五年前的十月,在眾人都因鹿晗、關曉彤官宣戀情引發微博癱瘓,感慨頂流不愧是頂流時,硬糖君就鐵口直斷:《鹿晗證明了自己頂級流量的價值,可能是最后一次》。此后五年有目共睹,不必多說什麼落井下石的話,甚至我們在大屏小屏、新聞八卦間見到鹿晗的次數都少了。

就在近日,深度綁定鹿晗的音樂公司風華秋實謀求上市,意外曝光了鹿晗近五年收入,更印證了有了「嫂子」后這五年,鹿晗收入一路暴跌。

作為歸國四子中的頂流,鹿晗曾在2017年一躍登上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第二名,預估收入突破2億。而他近四年的收入,竟然只有千萬出頭。2021年甚至只有790萬元,不如今年稅收被查的二三線演員袁冰妍。

風華秋實,又名「鹿晗概念股」,該公司招股書也毫不避諱地談及對鹿晗的依賴。或許是看到港交所今年通過了「王一博概念股」樂華上市,已經上市折戟四次的風華秋實竟然又鼓起勇氣,向港交所第五次遞交招股書。

然而,也正是最新遞交的這份招股書,讓還沉浸在「頂流」光環中的鹿晗粉絲失去了最后一塊遮羞布。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公司來自鹿晗的收益分別為人民幣7090萬元、1420萬元、1500萬元、760萬元和1070萬元。

雖然風華秋實與鹿晗只有音樂經紀約的綁定,這份收入只是鹿晗在音樂板塊的收入,但音樂本就是鹿晗曾經重要的收入來源,通過音樂收入便能見微知著。鹿晗在2017年的代言,光新增就有10個,而現在僅剩10個左右的代言,遠不如自己的女朋友關曉彤。

戀愛五年,滄海桑田。當然,我們似乎也不宜將其全歸咎于戀愛。復盤五年,昔日頂流到底發生了什麼?

音樂收入驟減,只因疫情?

風華秋實在被稱為「鹿晗概念股」前,其實是有十二年歷史的搖滾音樂廠牌。2010年,因在北京、上海舉辦搖滾音樂會《怒放》而在業內打出名聲,2015年以前主打的王牌藝人是汪峰、黑豹樂隊。

但真正讓風華秋實動了上市念頭的應該是鹿晗。2015年風華秋實才剛簽下鹿晗的音樂經紀約,2016年就傳出謀劃上市的消息。

2016年的鹿晗如日中天。風華秋實為鹿晗舉辦了三場演唱會,曾創下32秒售空的記錄,初次嘗到了流量粉絲經濟的甜頭。據福布斯的統計,2017年鹿晗以1.8億元的收入,一躍成為中國名人榜第二,僅次于2.4億收入的范冰冰。

即使2017年鹿晗官宣戀情后,仍然為風華秋實賺入大筆命脈收入。2018年,風華秋實因為鹿晗舉辦巡回演唱會《RE:X》,賺入5590萬元,占公司當年演唱會總收入的92%,鹿晗撐起了風華秋實超八成的營收。

風華秋實和鹿晗的合作,其實不止音樂經紀約,還有股份綁定。風華秋實在招股書中也提到,2018年,鹿晗與好友高蘇堯控股的東陽弘垣文化,跟風華秋實合資成立了東陽飛帆,這家公司對外宣稱主要是做練習生藝人業務。

可能正是因為雙方都想在偶像經濟與練習生業務上大展拳腳,于是在2019年,鹿晗與風華秋實合約到期后又續了五年。

可見,鹿晗當時還是很有事業心的,只是不料突然的疫情與政策環境的劇變。2020年以來,反反復復的疫情徹底關上了線下演出賺錢的大門。風華秋實為取消2020-2021鹿晗三巡演唱會,還虧損了籌備的150萬元成本。

雪上加霜的是,「清朗」行動又關上了偶像經濟多扇變現之門。影響最大的就是限制數專重復購買,數專「打榜」被叫停。

作為華語樂壇首個數字專輯銷售額破億的歌手,鹿晗曾在2016年創造了超7000萬的數專收入,甩出同期出數專的天后泰勒·斯威夫特好幾條街。但清朗之后,曾經動不動破千萬的鹿晗,今年最新發布的專輯僅有160萬的銷售額。

現在鹿晗的音樂板塊,之所以還能為風華秋實貢獻一定收入,應該主要是依靠音樂授權。招股書顯示,風華秋實的大客戶除了騰訊、咪咕這類音樂平台外,還包含一些影視公司。比如曾經拍過鹿晗主演電影《我是證人》的新線索電影公司,就曾給風華秋實百萬元用于網劇所需的音樂授權。

但硬糖君發現,這些客戶的金額也在逐年降低。客戶X在2020年從4804萬的收入貢獻,到2022年上半年僅有205萬。根據招股書對客戶X的描述,紐交所上市集團,經營線上音樂平台,大機率就是TME。

當然,也有貢獻收入逐年遞增的客戶Z,2022年上半年以2528萬成為最大客戶。客戶Z被形容為「經營包括短視訊在內的數個世界性成功產品的公司」,大機率是字節跳動。

看來,雖然少了音樂平台收入,鹿晗和風華秋實或許還能靠短視訊獲得新增長。

影視綜這五年,失去存在感

回顧鹿晗官宣戀情后這五年,如果說音樂事業受到打擊是客觀原因造成的,那影視綜的發展則有很大主觀因素。前段時間營銷號統計沒進組的演員,鹿晗以長達三年沒有進組的記錄,奪得了第一名。

其實這五年,鹿晗是交出過作品的,但都不盡人意。2018年,鹿晗與關曉彤的定情之作《甜蜜暴擊》遭遇熱度口碑的雙重「暴擊」,豆瓣評分僅有2.8分。

接著2019年,鹿晗又上了一部備受關注的重工業科幻IP電影《上海堡壘》。結果遭到口誅筆伐,導演滕華濤直言「用錯了」鹿晗,這部電影最終虧損超2億。

這之后,鹿晗接戲似乎變謹慎了。2020年,鹿晗謀求影視轉型,接連播了兩部非愛情劇。一部是游戲IP改編的《穿越火線》,另一部是五百執導的愛奇藝迷霧劇場懸疑劇《在劫難逃》。

公允地說,兩部劇中鹿晗的表現都有所進步,也挽回了一些口碑。但作品熱度仍不及市場預期,也側面印證了鹿晗并不是能扛劇的演員。

所以這兩部戲,對鹿晗加成并不多。《穿越火線》看來對吳磊加成更大,吳磊后面資源明顯有所提升。當然,可能也是因為吳磊這類年輕演員和平台有合作。鹿晗作為初代頂流,似乎也沒有成為長視訊平台綁定的對象。現在的鹿晗,很久沒有影視作品播出,也沒有待播存貨。

受這兩年影視寒冬影響,鹿晗這類初代頂流肯定拿不到從前的片酬,但如果鹿晗愿意接戲,肯定也是能接到的。

比如Angelababy,她的影視資源顯然大不如前,但還是戲約不斷,一直在進組。長達三年沒接一部戲,只能是鹿晗的個人選擇。

綜藝方面,鹿晗與「跑男兄弟」鄧超、陳赫退出王牌綜藝《奔跑吧》,試圖重新「奶」活新綜藝《哈哈哈哈哈》,但兩季播出后,遲遲沒有第三季。

鹿晗可能想岔了。當時為節目、為他個人帶來更多熱度的并不是「跑男兄弟」,而是他和迪麗熱巴的陸地cp。

鹿晗去《創造營2020》當導師,也沒趕上蔡徐坤的好命。《創造營2020》因為晚于《青春有你2》播出,又接近2020年首輪疫情的尾聲,完全沒有吃到疫情「宅經濟」的紅利。

當時鹿晗與黃子韜作為導師,與飛行嘉賓吳亦凡世紀同台炒隊友情,鏡頭時長不亞于參賽選手,卻還是難以挽回節目熱度。《創造營2020》現在成了《創造營》系列節目中,關注度最低的一個。

到底是佛,還是大勢已去?

其實回想鹿晗戀愛前的頂流時期,也沒有什麼代表作品。只不過,那會沒人評頭論足這件事。初次見識到粉絲經濟威力的內娛,忙著給鹿晗眾星捧月的待遇,無暇顧及其他。

而官宣戀情,只是加速了鹿晗流量「壽命」的衰退。對比其他同期歸國偶像,即使從未對外官宣過戀情,現在也大不如前。

「歸國四子」之一的吳亦凡已經徹底翻車,黃子韜如今的熱度則大多來自戀愛緋聞。

他和旗下練習生徐藝洋的戀情從《創造營2020》期間就傳出來了,這兩年多次被拍到約會,黃子韜一直否認,但又不避嫌在晚會上牽手徐藝洋表演。甚至在黃子韜與宋祖兒合作的電視劇《才不要和老板談戀愛》播出時,這段老板員工的戀愛緋聞還被拿出來炒作。

發展稍好的是張藝興。他通過國民綜藝《極限挑戰》站穩了腳跟,又一直在音樂、舞台類綜藝中刷臉。但隨著年紀增長,張藝興這兩年也在努力轉型,影視劇的參與比往常多。很可惜的是,張藝興好不容易在涉案劇《掃黑風暴》積攢了一些口碑,又被都市情感劇《相逢時節》揮霍掉了。

所以,鹿晗即使不佛,多接一些戲,可能結果也大抵如此。鹿晗、黃子韜、張藝興也早都意識到流量終歸有逝去的那天,不約而同地開啟了練習生業務,或許是想培養自己的接班人。但無奈,「清朗」關上了練習生唯一能出頭的門路——選秀舞台。

三人都在練習生事業上受挫,鹿晗還在今年9月退出了弘垣文化,這家公司當初成立正是為了與風華秋實合作的練習生公司東陽飛帆。鹿晗現在退出,應該是為了及時止損。

相比黃子韜、張藝興還在努力刷綜藝帶新人,鹿晗仿佛已是一個認清現實、金盆洗手的圈外人。

他似乎不想再立任何娛樂身份。你說他是歌手吧,但他四年沒開演唱會,沒有制作一張完整的專輯。你說他是演員吧,但他三年不接戲、不進組。你說他是偶像吧,但他不顧粉絲感受英年早戀。

官宣戀情前的鹿晗,像是被團隊與資本推到了頂流的位置,不得不做做偶像的樣子。官宣戀情后的鹿晗,倒比任何偶像更鮮活,過著愛好廣泛的自由生活。

涉足體育圈,做做解說和業余踢足球,能力竟然得到了苛刻的虎撲直男認可。能看出來,鹿晗對足球是真愛,并不是為了立人設的炒作。鹿晗用自己的明星身份實現了真正想要的生活。比如,30歲收獲自己喜歡球隊曼聯的生日祝福視訊。

但最近鹿晗又明顯營業頻繁。先是上了《毛雪汪》,又錄制《脫口秀大會5》。坊間傳聞鹿晗與笑果文化合作,想走諧星路線,之前還傳出鹿晗與徐志勝要合作綜藝《一鹿致勝》。

鹿晗這五年,從頂流一路淡出到「圈外人」,如今重回大眾視野,又不走尋常路,拋掉了大眾對偶像轉型所預設的選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