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藍台一哥」華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怪不得別人

「藍台一哥」華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怪不得別人
2022/09/29
2022/09/29

2013年,華少主持的《大牌駕到》開播。

在節目中,華少頻繁追問唐嫣隱私問題。

華少:「你現在年收入多少?」

唐嫣:「沒算過,真沒算過。」

華少:「多得數不清了吧」

華少:「幾百萬肯定是有的吧,上千萬呢?上海有房有車了吧,北京買房了嗎?」

再到張家輝做客時,華少的問題更過分。

華少得罪了半個娛樂圈,對馬云開黃腔,被金星諷刺,被張家輝「怒懟」,被網友罵到懷疑人生。

「藍台一哥」華少,這些年是如何一步一步毀掉自己的?

01

華少本名不叫華少,叫胡喬華。

2000年,劉德華和鄭秀文主演的電影《孤男寡女》票房大賣。

劉德華在影片中叫「華少」,

因此,胡喬華將「華少」作為自己藝名。

那一年華少19歲。

大學聯考結束后華少來到浙江廣播電視大學學習播音主持。

華少一開始沒想當主持人。

他小時候說話特別晚。

家里人一直以為華少是個啞巴。

直到高中,偶然一次老師讓他上台講話,

華少才體會到站在台上備受矚目的樂趣。

從此,他立志大學要學播音主持,做站在舞台中央的主持人。

進入大學的華少,幾乎沒什麼在校的時間。

他頻繁參加比賽,為自己贏來站上舞台的機會。

大一那年,華少成為杭州經濟廣播電台DJ,

主持戶外節目《神采飛揚》,

以及體育節目《四面八方體育風》。

這一干,就是七年。

七年后,華少被浙江衛視要走。

終于從電台dj,站到舞台中央。

華少第一次在浙江衛視主持的是《小洋人妙戀男生女生》。

誰成想,第一次拋頭露面就被觀眾寫信投訴。

「這個男主持好呆板!」

隨著投訴越來越多,節目組把華少換了下來。

華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主持人。

一年后,浙江衛視籌備新節目《我愛記歌詞》。

男女主持都已經訂好。

女主持是朱丹。

這是當時國內為數不多的歌唱類綜藝節目。

華少非常想站到男主持位置。

于是他頻繁去《我愛記歌詞》欄目組幫忙。

華少還結識了自己的老婆秦利鴿。

秦利鴿是當時《我愛記歌詞》的編導。

一來二去倆人互生情愫。

當時欄目組也是第一次籌備這種類型的節目。

對節目設置都比較迷茫。

于是華少帶上幾個會音樂的朋友來參加節目,

并且不要勞務費。

欄目組被華少打動,最終把原定男主持人換下來,讓華少上場。

朱丹雖然比華少多主持過幾檔節目,

但當時朱丹還沒有大火,也算是個新人。

兩個新人主持一檔全新的節目,

可見,當時浙江衛視也沒對《我愛記歌詞》抱多大希望。

令人想不到的是,《我愛記歌詞》低開高走。

2007年,節目一經播出就掀起全民記歌詞熱潮。

華少和朱丹成為主持界的新起之秀。

同年,華少和秦利鴿的兒子出生。

26歲的華少,事業愛情雙豐收。

2008年,華少站上浙江衛視跨年演唱會舞台。

華少猶如一匹黑馬,勢不可擋

恰逢那幾年浙江衛視新起節目很多,

這給到華少很多登台機會。

畢竟老牌節目主持人都已固定。

新節目才會有新人的機會。

天時地利人和,朱丹和華少成為「藍台一哥一姐」。

朱丹和華少很努力,

幾乎每天睜眼就是工作,收工后就只有睡覺的時間。

每天只有工作,睡覺,工作,睡覺。

如此高壓的環境,女孩子很難承受。

突然有一天,朱丹在一次起床后大哭,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哭,只知道哭完還要接著去工作。

朱丹這才意識到自己工作壓力太大,導致心里出現問題。

最終,朱丹向老東家遞交了辭呈。

華少和朱丹告別后,頂著巨大的壓力留了下來。

2012年,31歲的華少即將引來事業高峰。

這一年藍台準備翻拍荷蘭的選秀節目《The Voice of Holland》。

浙江台請來華語樂壇頂級導師,

那英、劉歡、庾澄慶、楊坤坐陣。

取名為《中國好聲音》。

很多人說:

「好聲音根本不需要主持人」

「主持人有點多余。」

確實,好聲音留給華少的時間不多。

廣告代言詞很多,但是節目組不想給華少太多鏡頭。

但是要想獲得最大收益,就必須給夠贊助商臉面。

種種壓力下,節目組把華少出境的時間一壓再壓。

華少必須拿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能做到贊助商和節目組都滿意。

節目組對華少說:

「廣告詞能說多快就說多快,必須用最少的時間說完。」

好在華少基本功足夠扎實,

他反復練習,反復提快語速。

一次次突破自己,連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這麼大的潛能。

直到好聲音開播時,華少用47秒讀完350個廣告詞。

蔡明調侃:

「你那嘴是租來的?著急還嗎?」

幾期節目過后,華少風評逐漸變好。

說主持人多余的評論越來越少,

主持人成為中場休息時最大的亮點。

語速快成為華少與眾不同的標志。

第一次讓觀眾聽廣告詞都變得有趣起來。

隨著好聲音的走紅,華少人氣也迎來巔峰。

被全網網友稱為「中國好舌頭」。

而立之年的華少,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前途。

不知道那時候的華少,有沒有把前途和「錢途」混淆。

02

隨著好聲音收視率大好,華少身價水漲船高。

節目出場費要幾十萬起步。

上完央視春晚的華少,代言費更是一路飆升。

8條廣告代言費高達1500萬,平均一條廣告代言187.5萬。

此后的華少,肉眼可見地變「圓潤」了。

身上也多了些「富貴」氣,

在節目上華少頻繁曬自己手腕上昂貴的名表、還有自己買下的多套豪宅。

張家輝調侃他:

「你可以當一個土豪。」

一語雙關,諷刺華少沒內涵、功利心太重。

估計與華少合作過的藝人,多多少少都想回懟他。

但是敢和他剛的,只有張家輝和金星。

2013年,華少主持的《大牌駕到》開播。

在節目中,華少頻繁追問唐嫣隱私問題。

唐嫣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能尬笑。

再到張家輝做客時,華少的問題更過分。

上來就問:「買房了嗎?」

也許是因為那幾年華少賺的比較多,

所以特別喜歡和別人聊收入問題。

節目中也不停的顯擺手表。

錢來的太快,有點摟不住,做不到低調。

可他忘了,他采訪的幾乎都是圈內前輩。

論輩分、論資歷、論名氣,都不低于他。

何況張家輝是影帝,出道已經多年,資產肯定比華少多。

華少還在追問張家輝有沒有買房。

順勢引出自己有三套豪宅。

還露出自己的名表。

這些小心思都被張家輝一眼看穿。

張家輝也很「捧場」,順著他說:

「你可以當一個土豪嘛」

華少還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

得寸進尺的追問:

‘錢包里沒錢和鬼,你更害怕哪個?」

「你將來會要求你女婿必須有車有房嗎?」

張家輝:「怎麼?你想要追我的女兒嗎?」

華少:「我兒子有這個想法,我替我兒子問。」

那時候張家輝的女兒只有9歲。

華少的兒子只有8歲。

拿兩個小孩子開玩笑,確實不合適。

更何況張家輝家的是女兒。

比這更過分的是,華少還聊了很多不該聊的問題。

張家輝說:「我現在感覺很不開心。」

換成誰,誰也坐不下去。

張家輝終于忍不住問:

「你做主持人的分寸在哪里?」

「你要想清楚你的身份」

這時彈幕全是:「華少和何炅、汪涵差遠了」

不是說名氣,而是主持素養。

如果說訪談節目不好把控分寸,

那主持晚會呢?

主持晚會最起碼要大氣,不能太低俗吧。

而華少連這點都沒有做到。

在晚會上,張一山在台上對著台下的馬云比心。

台下的馬云同樣做出比心的手勢來回應張一山。

本來很和諧的一個畫面,

華少卻開起黃腔。

并且調侃馬云比心和張一山比心,不像一個物種比出來的。

說話很難聽,不像一個主持人說出來的話。

網友評論:

「華少難登大雅之堂!」

華少說話傷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

不管大咖還是草根,他說話都沒有分寸。

在《中國好舞蹈》中,華少反復強調選手的「傷疤」。

「這兩年要從一級癱瘓,請注意這個詞一級癱瘓,到現在這樣,我好奇過程是怎樣發生的?」

選手面露難色。

金星說:

「我不喜歡咱們節目中拿別人傷疤揭來揭去,摁來摁去,消費別人的苦難。」

華少知道金星在說他,

他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笑著圓場。

此時華少正在一步步敗壞自己的觀眾緣。

03

而讓他人設全面崩塌的,是高以翔事件。

2019年,高以翔、陳偉霆、黃景瑜等人在錄制體育競技節目《追我吧》。

高以翔并不是缺乏鍛煉,他是出了名的愛運動、愛健身。

但節目偏偏選在凌晨錄制,強度還很大。

高以翔和其他嘉賓曾提出休息一會兒的請求,

但被華少拒絕了。

當高以翔倒地時,身為主持人的華少沒有上前查看情況。

依舊站在攝像機前解說。

黃景瑜怒吼:

「還拍?趕緊救人啊!」

可惜的是,高以翔已經錯過黃金搶救期。

在高以翔倒地前,他喊了兩遍:「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主持人控場能力也不行。

那天現場有觀眾是醫護工作者,

她曾多次提出要抓緊搶救,

不過被華少攔住了。

華少說節目組有醫護人員,高以翔已經恢復意識。

可當時高以翔已經錯過了最佳搶救期。

當天,央視新聞轉發了以下視訊。

華少口中的醫護人員,也沒有第一時間出現。

并且高以翔沒有恢復意識。

就這樣,高以翔在眾多人圍觀下離世。

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得到救援。

黃金搶救期錯過了,一切行動都為時已晚。

此后華少和節目組每天都深陷輿論的漩渦。

華少對自己犯下的錯也很愧疚。

事后,有人在深夜拍到華少獨自一人來到高以翔倒地的地方懺悔。

雖然口碑崩塌了,但名氣還在。

此次事件后,有傳言稱華少會退出浙江衛視。

不過這只是傳言,華少并沒有退出,只是暫時轉移幕后。

沒過多久,華少重新出現在舞台上。

2020年,直播帶貨大熱,華少也加入帶貨大隊。

開播五小時,就創下1.7億的銷售額。

華少人氣還是非常火爆的。

但僅僅一年后,華少再度被罵上熱搜。

2021年在綜藝節目《寶藏般的鄉村》中,節目組準備了魚子醬。

而且是頂級魚子醬,100克就要1萬8。

孔雪兒剛出道沒多久,沒有吃過這麼貴的東西,

她就問了一嘴:「這個不用配點醬料嗎?」

華少說:「魚子醬就是這麼吃的,好不好。」

她不知道魚子醬該怎麼吃,而且她嘴上有口紅,她怕蹭掉口紅,直接張開嘴把魚子醬一口悶了。

華少立馬調侃道:「你怎麼用嚼的?你當這是磕瓜子仁是不是?要不要給你搞一碗泡飯好不好?」

旁邊男嘉賓費齊鳴仰頭大笑。

尤長靖覺得這樣笑太諷刺了,用手拍了拍華少。

只有任賢齊臉都僵了。

有網友評論:

「沒吃過魚子醬就該被嘲笑嗎?」

「華少成名后,越來越愛炫耀優越感,恨不得讓世界都知道他有錢。」

「一朝成名就忘乎所以了。」

近日,《中國好聲音2022》開播。

華少再次出現在舞台上,除了身材變了,台風、語速都沒變。

口播流暢,台風穩健。

主持功力還是很好的。

就是各種迷惑行為讓他的口碑一直很不穩定。

04

在他和易立競的對話中,華少坦然承認,他很在乎「名和利」。

「利」已經有了,現在他需要「名」。

華少常說他和何炅、汪涵、孟非、白巖松、崔永元、水均益是好朋友。

例舉出他的名人朋友,也是他個人「名利」的象征。

不得不承認,華少是個很誠實的人,

他坦言自己會在私底下跟何炅、汪涵、孟非、白巖松、崔永元、水均益等人做比較。

而且他們屬于不同平台的「一哥」,會有競爭關系。

華少有贏過他們,也輸過他們。

論主持功底,幾位各有各優點。

論內涵,華少還需向他們幾位學習。

華少從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欲望。

他是個機會主義者,只要有成功的機會,他就會去嘗試。

當然,在和易立競對話當中,

華少也找機會說出自己有餐廳、書店、水晶店等投資。

也承認自己比較喜歡展現自己的「利」。

愛穿名牌來包裝自己。

以此來掩飾自己的自卑心理。

因為自己出生普通,怕被別人看不起。

所以需要用金錢來偽裝,來給自己抬高身價。

易立競問他:「你覺得你自己是不是優秀的主持人?」

華少:「是」

易立競:「什麼樣的人算優秀的主持人呢?」

華少:「我覺得一個 有態度、有觀點、有溫度、有獨立的語言表達能力的主持人,是一個優秀的主持人。」

其他幾點華少都做到了,但是「 有溫度」這點華少欠缺。

易立競:「你的職業夢想是什麼?「

「成為全中國最好的男主持人」

既然他經常拿自己和何炅、白巖松等人比較,

那他應該向幾位前輩學學如何成為一名「有溫度」的主持人。

希望華少認清「名」 要靠人品修來的,而不是靠熱度和金錢修來的。

圈內從不缺主持人,長江后浪推前浪,

能留下來的自然是有扎實的主持功底,但 走到最后還是靠人品

人生是場修行路,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希望他早日實現「成為全中國最好的男主持人」夢想。

努力讓觀眾看到中國主持人的 溫度、魅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