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讓丈夫徒手攀巖914米高峰?!奧斯卡夫婦作死日常驚呆網友…

讓丈夫徒手攀巖914米高峰?!奧斯卡夫婦作死日常驚呆網友…
2022/10/30
2022/10/30

這是 全世界最作死的一對情侶

喜馬拉雅山脈,梅魯峰,海拔6659m, 雪崩

白色海嘯,吞天噬地, 男人要不是抓住一條繩索,人沒了。

誰看這一幕不心驚肉跳? 妻子卻嘖嘖稱贊:

「精彩!」

美國約塞米蒂國家公園,酋長巖,914米, 徒手攀巖。

只瞄一眼,本恐高患者已經原地升天。

妻子卻讓老公吊在峭壁上全程跟拍......

憑該片,兩人斬下2019年奧斯卡最佳記錄片,名震影壇。

妻子叫 伊麗莎白·柴·瓦薩赫利(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丈夫叫 金國威(Jimmy Chin)。

一個是當今最有才的紀錄片導演,一個是圈內無人不識的戶外大拿。

江湖人稱: 紀錄片界神雕俠侶。

有多神?

《梅魯峰》、《徒手攀巖》、《泰國洞穴救援》,今年最火的馬斯克紀錄片《回到太空》,夫妻聯手,必是神作。

豆瓣均分: 8.9,還有誰?

更絕的是, 他倆的故事,連電影都不敢這樣拍......

伊麗莎白是中國、匈牙利混血,金國威老爸是溫州人,媽媽是哈爾濱內旮沓滴。

按理說是同聲同氣,實則卻是 兩個世界

伊麗莎白,白富美的白。

生于上東區,父親是羅格斯大學的商學教授,母親是曼哈頓維爾學院財務副院長。

自幼 學鋼琴,練芭蕾,精通四門外語。

大都會博物館就在家旁,她日夜流連,如胡蝶翻飛藝浪。

伊麗莎白自稱「書蟲」,嗜書如癡。

腹有詩書氣自華。

19歲她考入普林斯頓大學讀比較文學,同學合照中, 其一頭短發清麗得如遠山芙蓉。

舒展、柔和,林下風致,在金發碧眼中, 笑起來像一彎月。

別被騙,她可不是啥乖乖女。

1999年,伊麗莎白在新聞台實習,突然甩出一封辭職信: 我要去科索沃戰區拍紀錄片。

多嚇人?相當于你同事今天離職,宣布去烏克蘭拍抖音。

旁人笑了:你能活著到達,算我輸。

但伊麗莎白不僅到了,還拍了, 拍完還拿獎了......

03年,這部《正常生活》斬獲翠貝卡電影界最佳紀錄片,伊麗莎白,一夜爆紅。

20出頭,奧斯卡導演聘她為副手,艾美獎攝影師找她合作。

別人在投簡歷, 伊麗莎白在阿富汗戰火里扛鏡頭,在非洲大暴亂中拍特寫。

同學為offer犯愁,她卻已經悟出了職業真理——

拍紀錄片,就是要 讓人們看到另一個世界,紀念那些被遺忘的人。

長發飄飄,酷拽叛逆且高冷,難怪有網友喊她是紀錄片界 「小龍女」。

但小龍女遇上「楊過」,是命中注定。

這天,伊麗莎白正參加峰會,一個男聲突然叫住了她:

「那個...我等會要上台演講,你要不要來看看?」

回首,是一個 黑黑壯壯的男生,個子不高,因長期日曬,還以為是個藏族小哥。

一笑,兩排大白牙亮得如山谷的雪。

你誰啊?

高冷如伊麗莎白,眉頭一挑: 不去。

男生只能尷尬上台,講到一半時,卻看到下面一雙星眸閃著微光。

「她還是來了。」

多年后,娶得美人歸的金國威每每回憶,都藏不住笑意。

他明白,他和她不一樣。

爸媽都是圖書管理員,家住明尼達州小鎮。

「四周全是苞米地。」金國威笑道。

金父說,要國威學十八般武藝。

3歲學提琴,7歲參加游泳比賽, 13歲他拿下了全州最年輕的跆拳道黑帶

金父說:人不能忘本。

國威張嘴就得 講普通話,若說英語,老爸便裝聾。

「在家,就跟你老子講中國話!」

這還不算。

國威練太極、學書法,老爸天天給他講 少林寺的故事

「國威啊,你要像少林寺的掃地僧一樣,深藏不露,方得真經。」

國威尚幼,不懂其意。

他只知道必須科科全A,因為父母希望他以后做 醫生、律師和老板

但這好大兒,差點沒把親爹氣瘋。

在平原長大的金國威, 迷上了高山。

18歲,他加入大學高山滑雪隊,聽學長吹登峰的牛逼,心動不已;

20歲,他推掉華盛頓特區的實習,去國家公園當服務員,在輪班時,爬上第一座山巔;

23歲,大學畢業,他告訴父母, 我要去西部登山。

「他們無法理解,花那麼多錢培養我,我卻去山里作死......沒人支持我。」

這個被世界拋棄的少年,決定一步步,證明自己的夢想。

他跋涉渺無人煙的 西藏羌塘高原,記錄瀕臨滅絕的藏羚羊。

他攀登現象橫生的 喜馬拉雅山,雪崩差點要了他的命。

他在暴雪中穿越山谷,在狂風中躲避落石,他用相機記錄一個個登峰的日出。

他說, 我想給爸媽看看。

金國威的作品受到了國家地理的認可,還舉辦了一個展覽,邀請他爸媽出席。

看完兒子的作品,父母當場就釋懷了。

或許是因為兒子替兩老,看過了故鄉的高山。

或許是 這些照片,讓母親想起了哈爾濱的大雪。

此后,金國威在戶外圈內名聲大震,在「作死」路上不斷開掛。

2011年,他和同伴挑戰 梅魯峰最險的「鯊魚鰭」,九死一生,全程記錄。

但片子出來,一般般。

那天峰會,初逢紀錄片「小龍女」伊麗莎白,他硬著頭皮搭訕: 柴小姐,給點意見?

說是給點意見,實則芳心暗許。

「第一眼就美到我窒息,小柴是仙女啊。」時至今日,他還是肉麻狂夸。

然而,三個月過去了。

已讀不回。

金國威心里一涼,胡思亂想:「A.她不喜歡片子, B.她不喜歡我。

都不是。

當時人家還在戰亂區拍片子,哪有空回郵件?

回來后,伊麗莎白第一時間找到金國威:

「片子很好,差點東西。」

「人情味。」

「你拍的梅魯峰,有兄弟有血性,但我看到你被雪崩吞沒時,我想的是:

那些愛你的人有多擔心。

攀登的意義不是作死,而是看見,遠行的終點不是天涯,而是回家。

那一刻,金國威心中一顫: 終于有人,懂我了。

那天起,他和她,開始約會。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 巔峰相見,勢均力敵

2013年,二人結婚。

記者這樣形容道:

國威是巍峨群山,小柴是冰山融水, 一剛一柔。

他專攻戶外拍攝的驚險和真實,她擅長賦予內容感情和思考。

「這就叫珠聯璧合。」伊麗莎白笑。

神雕俠侶,所向披靡。

《梅魯峰》被評為十年來最好的冒險紀錄片,《徒手攀巖》票房大破2930w美元,一舉拿下奧斯卡。

那夜,她仙裙飛揚,他西裝筆挺,他抱著她, 笑成了表情包。

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英文采訪中,金國威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回答道: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回中國拍紀錄片,我們都愛中國。」

我想,他從來沒有忘掉父親的話。

如今,金國威49歲,伊麗莎白44歲,生了一女一男。

每年春節,他們都會讓小孩穿上中國紅,小旗袍,紅髮圈,熱熱鬧鬧。

他們去滑雪,去爬山,去親吻森林的風。

在采訪中,有人問伊麗莎白,以后會不會讓孩子成為戶外探險家。

她苦笑道:「別的還好, 要是像他爸一樣危險就算了......」

「應該和我小時候一樣瘋狂讀書,當個詩人。」

但現在, 兩個娃都愛上了攀巖,一發不可收拾之勢......

夫妻為此常互相「甩鍋」:

「你看吧,你這個老爸影響太大了。」

「我只是喜歡戶外, 你這個老媽可比我叛逆多了,別人打仗都敢去。」

說完,她就看著他,甜甜地笑。

很多年前,和金國威一起攀巖的同伴曾這樣形容這對夫妻:

「國威勇敢瀟灑,內心卻特別溫柔,伊麗莎白文藝細膩,內心卻尤為堅定。」

她像是他攀山時那條繩索,兩人并肩,翻山越嶺。」

「我一直不知道用一個什麼詞來概括他們給我的感覺。」

「后來我從他們那學到一個中國詞。」

「xiake,俠客。」

巔峰相見,勢均力敵,闖蕩天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