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5年了,那個為嫁劉德華逼得父親賣腎、跳海自盡的女人,后來如何

15年了,那個為嫁劉德華逼得父親賣腎、跳海自盡的女人,后來如何
2022/09/21
2022/09/21

「爸爸媽媽跟你的偶像劉德華比起來,你覺得誰更重要一些?」

「劉德華。」

記者向楊麗娟拋出這樣一句問話,而鏡頭前的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劉德華。這樣的回答要是換作其他家庭的父母那一定很傷心,可鏡頭外楊麗娟的父母在聽到女兒這樣的回答卻是一臉的淡然。

他們心知肚明,劉德華是女兒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而他們對女兒盲目的溺愛,致使他們一家人走到了如今不可收拾的一步。楊麗娟對劉德華的愛讓她的家庭分崩離析,她對劉德華的愛也使她親手將自己的父親推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2007年3月26日凌晨,蘭州男人楊勤冀因為女兒楊麗娟未能單獨和劉德華見面,留下早已準備好的7頁遺書,跳海自盡。

「爸爸的遺愿就是說,他雖然死了,華仔還要見!」

「劉德華還要見我!不然爸爸死不瞑目。」

楊麗娟在父親死后召開了記者招待會,你很難在她的臉上找到一絲失去父親的悲痛,她拿著父親的遺書有些憤慨地在眾多媒體前說著她想見劉德華的急切。

而就在楊麗娟父親自盡的前一天,他的父母費盡心思讓29歲的楊麗娟終于見上了劉德華。可因為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楊麗娟失落地痛哭了一整天。看著傷心欲絕的女兒,楊麗娟的父親決定為女兒做些什麼。

令人意外的是,這位父親為了讓女兒能單獨與劉德華見上一面,選擇了最極端的方式——自盡,試圖用自己的死來強行「綁架」劉德華。

當年的楊麗娟事件可謂鬧得沸沸揚揚,頓時所有的輿論將劉德華和楊麗娟推到了風口浪尖。這既是一場鬧劇,也是一場悲劇。

不禁很多人好奇,現在這個女孩過得怎麼樣了?

美夢變噩夢

這場鬧劇的源頭,竟然只是因為楊麗娟少女時期的一個夢。

78年出生的楊麗娟,在16歲時做了一個美夢。當時還是少女的她,對闖進她夢鄉里的劉德華一見鐘情,她相信這個夢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命中注定。

于是,她們一家三口的人生,因為這個甜美的夢開始走上一條不歸路。

夢中的墻上掛著一幅畫,畫上是一個男人。人像旁邊寫著兩句話:

你特別走進我,你與我真情相遇。

而畫像上的男子正是大名鼎鼎的劉德華。

「我夢見了你,所以注定我要愛你。」

「我就只有一個小心愿,就是要跟你見一面。」

對于常人來說,這不過是夢到了一個明星。而對于楊麗娟來說,這個夢是一種冥冥注定。她激動地將夢分享給她的父母,并堅定地認為劉德華就是她命中注定的愛人,她要去見他。

更讓人意外的是,面對女兒如此瘋狂的想法,她的父母竟然選擇無條件地支持她,因為他的父親也做了一個類似的夢。

父女倆因為都夢見了劉德華,所以偏執地相信劉德華和楊麗娟之間有種宿命般的緣分,只要劉德華見到楊麗娟,就一定能認出她并且愛上她,楊家的命運也會就此改寫。

之后,楊麗娟開始狂熱地在屋子里貼滿劉德華的海報,她收集了劉德華所有的唱片,只要是刊登過劉德華的報紙和雜志她通通買了回來。

這個夢出現以后,楊麗娟再也沒有踏進學校半步,她的父親楊勤冀親自去學校為她辦理了退學手續。

她整日地把自己關在臥室,耳朵里劉德華的歌聲和四周貼滿海報的墻壁令她目眩神迷。

可這樣的日子卻沒能令她滿足,她不甘心她的「愛人」只能這樣蒼白地出現在紙片上,她要見的,是活生生的人。

1994年,這個16歲花季少女為了追星退了學,更加離譜的是,她的父親為了圓女兒的夢,辭去工作,甚至賣掉了老家的房產,一心一意幫助她追星。

楊勤冀

2007年,楊勤冀在香港縱身一躍,留下一封長達7頁的遺書。這7頁滿滿都是對劉德華的不滿和控訴,而劉德華也因為這個素不相識的人,被輿論推上了風口浪尖。

「劉德華,你以為你是誰?你很自私、很虛偽,你不敢承認現實和事實,非常可悲。我的孩子楊麗娟為能見你一面,做出驚天動地的犧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價,走過13年血淚之路,幾乎把命都搭上了。父母為孩子實現見你這麼個小小愿望,已經傾其所有、債台高筑。此事央視等媒體報道已一年,你還沒動靜,你算人嗎?」

楊勤冀言辭犀利,字字句句夾槍帶棒,而無辜的劉德華因為一個荒唐的夢,被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控訴和聲討了整整7頁信簽紙,還被強行安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

而令人詫異的是,如此偏激、近乎瘋狂的楊勤冀,曾經卻是一名教書育人的老師。

楊勤冀,出生于知識分子家庭,家中有四人從事教師工作,而他自己也是蘭州市三十一中的一名語文老師,曾經多次榮獲省市優秀教師稱號。

在他多年的教書生涯里,他孕育了一大批優秀的學子。可面對自己最心愛的女兒,他卻沒法教好她。他為了女兒放棄了工作、生活,甚至生命,到頭來,在女兒的心里,他的死還不如見一面偶像來得重要。

在他極端地選擇用自盡的方式威脅劉德華后,他的眾多學生都對此難以置信,在他們的印象里,楊勤冀在講台上是如此溫文儒雅,沒想到卻有如此瘋狂的一面。

楊勤冀個子不高,長相一般,雖然有份體面的教師工作,但還是多次相親無果。

不過其中更大的原因,是楊勤冀家曾經出過一件事,這件事轟動了整個蘭州,也讓楊勤冀變得家喻戶曉。

楊勤冀有個弟弟,某天弟弟將剛剛結交的女友帶回家中,沒想到兄弟倆的母親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你哥還沒女朋友呢,你把你對象讓給你哥吧。

這荒唐的話嚇壞了弟弟的女朋友,她當時便奪門而出并且在事后和楊勤冀的弟弟提了分手。

失去心愛之人的弟弟倍感痛苦,他舉起手中的刀,揮向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母親倒在了血泊里,而楊勤冀的弟弟最終被確診為精神病。此后外界總有傳聞,說楊勤冀一家都有精神病。

這件痛苦的往事也在楊勤冀身上帶來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曾經因為母親的一句話,家破人亡。之后又因為女兒的一個夢,悲劇再次重映。

即使楊勤冀看起來老實本分,還是一位人民教師,可女孩兒們總會因為他弟弟的事對他望而生畏。

而每當楊勤冀一個人回到空蕩蕩的屋子時,他心里總感到落寞,他也無比渴望遇到一個女孩重新組建一個溫馨的小家。

然而,這份緣分來得有些遲。

直到楊勤冀37歲時,才碰上比自己小14歲的陶菊英。23歲的陶菊英那時是個給學校刷墻的臨時工,每次刷墻時她都會往墻內張望,她無比羨慕坐在教室里的學生們,也讓她對有文化的人格外有好感。

楊勤冀對這個刷墻的女工一見鐘情,便展開了激烈追求。陶菊英一開始很抗拒,畢竟楊勤冀一家的事她也有所耳聞。可是當她想起她的六個兄弟姐妹還得靠著父親一人的微薄工錢勉強度日的樣子,再加上楊勤冀的殷勤獻愛,她慢慢地被打動了。

陶菊英一家人也指望陶菊英嫁給楊勤冀后能改善家里的日子,兩個人因此很快走到了一起。

結婚后的第二年,陶菊英就給楊勤冀生了個女兒,名為楊麗娟。

楊勤冀老來得子,再加上女兒的出生讓他終于有了家的感覺,他對女兒那是傾盡所有地溺愛。

為了給女兒最好的學習環境,夫妻二人帶著3歲的楊麗娟,舉家搬遷至蘭州市區,而楊勤冀自己則頂著寒風每天花費2小時上班往返之家。

只要楊麗娟皺皺眉、撒撒嬌,楊勤冀便滿足女兒所有的愿望。據說只要是楊麗娟想要的東西,如果當下楊勤冀沒錢買,身為人民教師的他不惜去超市為女兒偷來。

直至楊麗娟20歲后,楊勤冀還親自為女兒洗澡,這麼一件離譜的事在這一家人看來卻稀松平常。

這份極致的、不合理的溺愛包裹著楊麗娟,使她對世界的判斷產生了參差。

而自從做了那個夢,楊麗娟早已把劉德華看做了丈夫,她堅信,只要兩人一相見,劉德華就能認出她并且和她結婚。

如此荒唐的念頭,卻得到了父親的全力支持。為了讓女兒更好地追星,僅有四年便可以退休的楊勤冀辭去了工作。從此他再也不是人民教師,他為了女兒放棄了工作、知識、尊嚴,全力幫助楊麗娟,成了他畢生唯一的事業。

瘋狂的追星路

1997年,正值香港回歸,此時的楊麗娟19歲。楊勤冀用家里僅有的9900元給楊麗娟報了一個旅游團,楊麗娟懷著激動的心情踏上了這座繁華的城市,結果卻是失望而歸。

2003年,面對著女兒的撒潑打滾,楊勤冀夫妻為了給女兒籌集費用,賣了家中四十平米的住房。一家三口住在月租400的廉價出租房里省吃儉用,其余的錢全部拿來供楊麗娟追星。

盼呀盼,一年后,楊麗娟終于盼到偶像來到了自己的家鄉。《天下無賊》開拍,劉德華和整個劇組來到了甘肅。

得到消息后,楊麗娟整日站在8層樓頂上,一站便是一整天。她以為只要站得高,劉德華遲早會看到她。

這顯然是癡人說夢,可楊麗娟依然不聽勸地站在樓頂。寒風呼呼地往她衣服里灌,送來的飯菜她也放在一旁不吃,父母無論如何苦言相勸,她都執拗地非要站在這里,生怕下去了一分鐘,就會和劉德華錯過。

老父親看到女兒這樣于心不忍,在出租屋里流干了眼淚。而直到劉德華劇組駕車駛離甘肅,她也沒能見上一面。

這件事讓楊麗娟的情緒徹底崩潰,她的偶像已經來到了自家門口,她們相隔這麼近,追星路漫漫十年,她卻還是沒能見上他。楊麗娟把所有過錯都推到了楊勤冀的身上,她開始責怪父親的無能。

追星的夢總是奢侈的,家里賣房子的錢也被楊麗娟揮霍得差不多了。同年10月,劉德華在北京工體有一場演唱會,為了滿足女兒的心愿,楊勤冀拿出了幾乎所有積蓄給女兒買了機票和演唱會A區的票。

用傾家蕩產換來的這張沉甸甸的門票,卻只是第11排。本以為能和偶像親密接觸,到了現場發現只能遙遙地望著。楊麗娟不甘心,演唱會結束后她又拉著父親去劉德華所住的北京國際大酒店蹲守,可仍然是失望而歸。

2005年,楊麗娟偶然在報紙上看到港媒曝光的劉德華住所,鬧著要去。可是如今的楊家早已經被掏空,期間楊麗娟的母親還摔傷了腿,讓這個家更加雪上加霜。

而此時,楊麗娟的母親陶菊英提出了一個驚人的主意,她讓楊勤冀去賣腎供女兒追星。

愛女心切的楊勤冀居然一口答應了,他不僅賣了一個腎,還特地將這一消息告知了媒體。

還不等才做了手術的父親康復,楊麗娟便拉著父親立馬飛去了香港,來到劉德華的住所蹲守。

父女倆宛如跟蹤狂一般,癡癡駐守在別墅門口,楊麗娟手里還緊緊握著她親手給劉德華寫的信。可等了好幾天,還是沒見劉德華的身影。

而這兩人也引起了劉德華鄰居的注意,尤其是看見佝僂著腰白了頭的楊勤冀,有些于心不忍,于是答應將會將這封信轉交給劉德華。至此,父女倆才不舍地離開了別墅。

可那封信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一絲回應。

不過與此同時,媒體開始爭相報道楊麗娟瘋狂的追星故事。在當年,「父親賣身為圓女兒追星夢」成了轟動一時的新聞。

眾多媒體搶著要來采訪楊勤冀,他卻這麼說:

「去掉一只腎我還能活,這樣還能得到一筆錢,滿足娃娃去香港找他。」

劉德華的經紀人曾經連夜趕至甘肅勸說楊麗娟不要為了追星毀了自己的家庭。劉德華本人也公開指責:「要爸爸賣房賣腎來見我,這是不忠不孝的行為。」

起初,看見自己心愛的偶像這樣指責自己,楊麗娟很傷心。可她也漸漸發現,似乎只有媒體才能讓自己離劉德華更近一步。

楊麗娟開始頻繁地聯系媒體,高調地出現在各大鏡頭前,隔空對著劉德華喊話,表示想要單獨見一面。

楊勤冀自盡

2007年,楊麗娟終于見到了劉德華,可第二天,卻換來了父親的死。

在媒體的幫助下,楊麗娟追星13年,終于如愿以償地和劉德華并肩站在一起,倆人還合了照。

可是劉德華并沒有如楊麗娟夢里一樣對她一見傾心。她苦苦追尋13年的命中注定的愛,終究是破碎了。

事后的楊麗娟更加傷心欲絕,她無法接受自己13年的執著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這一切只是她自己的幻想和一甘情愿。

看著難過的女兒,楊勤冀心里更是鉆心一般地痛。于是他趁著女兒睡著,帶著滿滿7頁的遺書,在碼頭上縱身一躍。

他以為他的死能給女兒帶來最后的幸福。可事實不然,他的死讓女兒心愛的偶像背負上了沉重的罵名,也讓楊麗娟成為眾矢之的,成為追星史上的反面教材。

父親死后,楊麗娟一直聯絡媒體,用父親的遺書威脅劉德華相見,還多次將劉德華告上法庭,最后都無疾而終。

而劉德華也因此患上了心理疾病,他公開表示不會再見楊麗娟,善良的他卻又匿名幫助楊麗娟還清了所有的貸款。

現狀

父親跳海之后的楊麗娟,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隨著時間的沖刷,大眾也快忘記了這個瘋狂的追星女孩。

再次聽到楊麗娟這個名字時,她已經42歲。2019年,有媒體采訪了楊麗娟。她早已不是當面偏執瘋狂的模樣,如今的她步入中年,在超市做導購員。

收入不高,和母親兩人蝸居在簡陋的出租屋里。2000塊的工資不多,但是勉強夠生活。

以前的她,將偶像視為生命,高于一切。而失去父親的這幾年里,她才逐漸回歸到正常人的生活,她現在最大的心愿便是母親能健康。

歷經了多年的生活艱辛,她才對父親的愛后知后覺,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這個世上再也不會有人如她父親般那樣愛她,可她卻為了自己荒唐的夢,親手將父親推向了萬丈深淵。

而楊勤冀過渡的溺愛,也毀了楊麗娟的前半生。

用戶評論